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56节 国家反对,三下乡太过铺张浪费了

  村庄虽然村户数少,但这村委会经新村长一修缮改造,占地面积近万平方米、建筑面积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三千余平方米。村民对新村长的态度亦是新媳妇哭公公——说不出个好处来,怨声载道:“哎,建这样的村委会实在是过于奢华了,房间设置这么多,并无太多用处。”
 
  村长胸口上贴灵符——心里有鬼怕惹祸上身,自称:“我们的办公楼并非只用来办公,而是将多处便民设施集中在一起,着实是为了群众方便。”
 
  是否为了群众大伙不知道,但方便是一定的。这里空调洗衣机,电视电脑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村长做不到。服务队的同学住得宽松敞亮,自然也不挑剔,口碑载道,直呼比住在酒店还要爽快。
 
  来村里的第一顿饭,村长又是杀鸡屠鸭,又是宰狗煮羊,让人怀疑这村恐怕是“杀生村。”蔡尔靓雯不忍杀生,在一旁吓得汗洽股栗,心疼得要村长住手,还它们自由之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食物链上,猪不比人,所以救猪一命,只能胜造三级浮屠。村长杀生成习,见惯血流成河,自然不应,他天天公费吃喝拉撒,不懂这至理,只致力吃饱养肥,如今他大腹便便,肚子比怀有身孕的妇女还大,也算是圆了梦寐以求的夙愿。
 
  蔡尔靓雯的热乎劲也像是过手的黄花菜,一下子就冷掉了。不过她那热乎劲有起死回生之技,转而又在餐桌上吃肉之时点燃了,大口大口的肥肉直往嘴里塞,让人怀疑她的食道是印度洋北部海域的无底洞,永远都塞不满。
 
  秦文、郝惊艳两位神仙正与那村长说长道短,谈笑自若。村长为感谢学校服务队来支教,拿出深藏十七年的红酒与其分享:“秦部长,我作为村长,说实话,对村里的人还不如对你一半好,今天是你来了,所以我来吩咐一下给你们招待,你看看,我这好酒,全拿出来了。”
 
  秦文回头一看墙角,果真一坛坛美酒堆放有序:“村长啊,感谢你的美意,从今天开始,你我就是兄弟,兄弟之间,咋不谈什么的,就谈这感情。”村长笑得打哈哈,忙回敬了一杯白酒。
 
  林微风本想化作同类过去侃大山,不料学生不够资格,只得在另一桌看秦文一干人等觥筹交错,眼红得像刚睡醒时用力揉过。
 
  秦文喝酒之余也不忘公务,一手拍掉村长喝酒的手说道:“现在正在倡导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那村长听秦文如此说,像胸口上有毛虫,心里发痒,想堂堂一个大学宣传部部长居然也是怕风怯雨,畏首畏尾。这点他倒最有自信:“哎哎哎,此话不然,我们现在已经很节俭了,上次市里的宣传部长杨康来我们这里,我们当时一顿就吃了两千块,今天这点算什么,不要紧的,放心吃。”
 
  秦文像秀才看榜,真是又惊又喜,想这“心”在上身,可要怎么放下?既然放不了心,索性放下酒杯,问道:“你刚刚说谁来过?”
 
  “杨康啊!市委宣传部部长!”村长以为秦文耳朵失聪。
 
  一听杨康,秦文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忙说:“当真?杨部长也来这里了?”
 
  村长夹起一块狗肉,抖抖汤水:“那是,我们这里是好地方啊!度假胜地,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林木众多,是投资的好地方啊!”
 
  秦文软肋变硬肋,任何人也戳不动,谢过村长提醒,有了杨部长开路,也大口吃肉,红酒白酒喝不停。
 
  团队当日并未安排其余活动,因此师生吃饱撑足之后都娱乐起来,麻将扑克就地开了几桌。村长不胜酒力,豪饮过后两脚像踩在筋斗云上,秦文也好不了多少,只感觉脚下镶嵌了一双风火轮,随时都有飞翔的可能。
 
  蔡尔靓雯滴酒未沾,没有飞翔的机遇,只爬到天台数星星,夏日里的农村,虫鸣鸟叫,繁星点点,看着看着,不知何时就倚在墙沿睡着了。
 
  久在家里养病的大龙身体也近乎痊愈,听闻林微风回到家乡,特赶来相聚。两人交谈像情侣,话多得拿古代波斯的大马士革刀也砍不断。秦文那边扑克打得起劲,一副打架的态势。郝惊艳这边搓麻将输了钱搓出火星来,也是瞎子熬糖恼了火。林微风只想寻安静之处巴山夜语,遂带大龙上了天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