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55节 三下乡是干嘛?竟比住酒店还要爽

  回到学校,秦文正在学校大张旗鼓地准备暑假的“三下乡”活动。“三下乡”活动是指有关文化、科技、卫生方面的内容知识让农村知道,促进农村文化、科技、卫生发展的活动。此项活动只因国家与省市每年都会评选优秀服务团,因此南湘学院每年皆有组织,都为荣誉而战,不想历年以来,事与愿违,莫说捧奖,毛都没见过。此次学校下血本,成立多支服务团,心想撒的网够大,便不怕他没有鱼不进网。
 
  学校领导对此尤为重视,特从优秀师生里抽调骨干而不骨感的人员组团。文传学院由郝惊艳任服务团团长,林微风与宁博文随队参加。为了强强联合,郝惊艳处心积虑说服音乐与舞蹈学院的服务团团长与其一道同行,增加评选概率。
 
  学校在出征前举行了盛大的启动仪式,十几支队伍列席而站,宋校长与刘书记则位高权重上座主席台。宋校长在启动仪式上宣读倡议书:“希望服务队将科技创新与社会实践相结合,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在社会实践中经受锻炼、增长才干、锤炼意志、培养品格,关爱社会、服务基层,开展丰富多彩的科技、文化、卫生服务。”学生都撑着旗子站在台下竖耳倾听,像喝了校长的迷魂汤,精神高昂,嗷嗷叫喊。
 
  来自音乐与舞蹈学院的志愿者做学生代表发言,这是一位女生,乃该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芳名蔡尔靓雯,面赛芙蓉,貌似天仙。由于正值暑期,南湘市温度正高得能烤熟红薯,蔡尔靓雯只身着一席粉红色薄裙,内衣若隐若现。男性同胞中,无论老师抑或学生,眼睛都直勾勾盯住细看,全然忽略了蔡尔靓雯要讲述的内容。
 
  蔡尔靓雯上台扶住话筒,一提肩带,那优雅的动作令人着迷,学生广开言路,打探家事:“不愧是学艺术的,实在是太有气质了。”
 
  另一人窃窃私语:“想不想上她?”
 
  “胡说什么呢?”
 
  “我胡说,你自己看看你裆下!”
 
  那人果真一看裆下,正撑起一顶小帐篷,忙掩饰尴尬:“行了行了,这种场合不适合说。“言下之意是换种场合可以随便说。
 
  在南湘学院,有这样一个传统,男生找女朋友只有两种情况,一种非艺术生不找,觉得艺术生气质好,内涵深,像天上的仙女;一种是非不找艺术生,觉得艺术生千人骑,万人睡,像酒店的妓女。
 
  身材不凡已经是让男同胞垂涎不已,甘做裙下之臣了,再加上身手不凡,定是女神级的人物。蔡尔靓雯能爬到学生会主席的地步,自然身材和身手皆属不凡。她一改领导讲话要看稿的陋习,脱稿说道:“我们当代大学生有必要深入了解、学习和感受农村,在实践过程中学到更多的实用知识,为新农村建设奉献出个人的一份努力。基层是积累才干的摇篮,农村是汲取营养的沃土,我们此次到基层去,到社区去,到企业去,到农村去,在基层实践中尽自己所能,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多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办成事,在实践中受教育、增知识、长才干,在实践中培养脚踏实地的品质、掌握实情的能力和奉献社会的责任感。”
 
  众人拍手叫好,想这女生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说起话来像在主播《新闻联播》,不去央视真是可惜。
 
  对待与自己同等厉害或者比自己更厉害的人,要么收为手下,要么变成对手。台上的宋校长虽然高兴,但也感到自卑,想这女生年纪轻轻说话竟然可以超越自己,都对自己的官位担忧不已。
 
  在书记带头宣誓完毕后,浩浩荡荡的服务队被安排到各个农村开展活动。
 
  冥冥之中早有注定,文传学院与音舞学院的组合服务队在抽签之时阴差阳错选中了林微风家乡村落。这村落以前是个大村,抗战时期闹饥荒,曾为解决解放军粮食做出极大贡献,后来村人眼光都望到城市,举家迁往沿海城市打工,如此一来便少了许多人,村里的土地田坊也都杂草丛生,偶有野兽出没,一副原始面貌,好莱坞导演看了定要过来取景。
 
  服务队的人大都讲国语,与当地语言不通。林微风身为东道主,自然充当了引路人与翻译家。
 
  此时村里的老村长因为年长到了退休期,从外地调了一位村长过来。这村长为冲业绩,来到村里大刀阔斧地改革。秦文代表服务队:“村长呐,我们此行啊,就是在吃苦的,您这村里有什么苦活、累活,全交给我们,我们一定给您搞得好好的。“
 
  村长一看来了这么多免费劳动力,开心叫好:“哎呀,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那就辛苦你们了,至于住的和吃的地方…”
 
  秦文砍断村长话语:“住的地方好说,我们就住你们这里的小学教室,现在他们也都放假了,正好腾出了地方,我们真的没办法,就是来吃苦的。”
 
  村长舍不得亏待贵客:“哎,吃苦是吃苦,但住还是要住好的,我给你们腾出我们的村委办公楼,你们随意住就是了。”
 
  秦文之前实为套话,他心里当然想住好地方,但他不好说自己想住,忙嫁祸自己的团队:“我个人倒是无所谓,什么苦都吃过,只是这里有些女孩子估计会不习惯,既然您这里这么热情,那我们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村长一看战略合伙协议落定,忙说:“好好好,就这么定了,我去给你们每个房间装好空调,夏天嘛,确实是太热了。床的事情你们也不用担心,都是刚买来的席梦思新床,保证你们住得好吃得好。”
 
  秦文一听这村长早有准备,钦佩他有未雨绸缪的好见识:“如此甚好,回去学校我一定好好宣传宣传你们村。”真话差点说出来,其实是宣传宣传这位“好”村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