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狼虎之年》--第7节 梦中人(五)

  “蓝调到了。”出租车不知什么时候停住了,司机正等着发呆的他掏车资。
 
  罗劲回过神,下了车,向闪烁着五彩斑斓霓虹灯的的咖啡厅走去。近乡情更怯,不,是近人情更怯,每次约会走近她,他都会心跳加剧,有一种初恋的感觉。他们在月亮山两天如胶如漆的缠绵之后回到月城,虽然三天两头频频幽会,但仍然难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之苦,每次尽情欢娱似乎也无法淡化他们日炽的情欲。当然,他们沉醉的不只是男女之欢,更多的是一个只属于他们、可以无限遐想的美好未来,虽然罗劲和叶红不得不回到他们各自的现实生活中去,但经过重铸和洗礼的罗劲感觉完全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和以往那个颓丧冷漠犹如行尸走肉的罗劲相比,他的内心不再阴暗空洞,而是阳光灿烂,叶红就是他心中的那轮太阳,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热力使他精神焕发,光彩照人。他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充实的内心使他豪情满怀,看上去更像一个权高位重前程似锦的官员。不知内情的人们都把这种变化归结为他为官的潜质得到了充分释放,是官威自然的流露,因而对他更加敬畏有加。
 
  和叶红幽会之余,罗劲的剩余时间和精力都忙于公务。除了例行办公去去办公室,他仍然奔忙于各种应酬,混迹于月城各种宴会娱乐休闲度假场所,在这些地方,很多本应在办公室解决的公务就在觥筹交错言笑晏晏之间不经意地解决了。他在那些部门头头脑脑和老板富豪之间游刃有余,让他们苍蝇似地围着自己手中的权力魔棒转。他有种飞黄腾达的感觉,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媳妇终于熬成婆了,他罗劲有了出头之日。人生就是这样,时来运转风光无限,眼前一片良辰美景艳阳天。
 
  在官场浸淫多年的罗劲处长如今已经成熟了,所谓成熟,就是心有城府,喜怒不形于色,或喜怒形于色而恰如其时恰到好处;其次就是善于处理和平衡各种关系,所谓“无为就是有为,搞定就是稳定;没事就是本事,摆平就是水平”,做到圆熟老辣,人情练达。对场面上的公事应该如此,对个人的情感私事也应该这样,来不得半点马虎。
 
  首先他觉得应该平衡好和郝雪的关系,毕竟后院不宁会影响到他的诸多方面,虽然他已经厌倦了这个家,但还不是和她决绝的时候。他们有孩子,有亲属朋友,有稳定成型的社会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他和她不是一种单纯的男女关系,而是错综复杂各种关系的总和,一旦紊乱失衡,就会让他卷入难以想象的漩涡中难以自拔。
 
  他从月亮山回来,想到郝雪,心里难免惴惴不安。出乎意料的是,走进家门,原以为郝雪要和他来个要死要活,甚至做好了多种应对的准备,但家中却出奇的平静。坐在沙发上看韩剧的郝雪甚至看也没看他一眼。罗劲心里不踏实,这种平静比她的咆哮其实更可怕。本来他打算在家露个脸,只要她一闹转身就跑的,但郝雪的视若无睹反而让他心怀忐忑。他故意在各个房间打转,没话找话地问她他的衣服在那个衣柜里,但郝雪对他的故意撩拨毫无反应。他觉得很无趣,换身衣服出门,在踏出家门的那一刻,他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像只冲破牢笼的小鸟,从此可以展翅高飞,在他向往的自由空间里恣意飞翔了。当然,他也在冷静地告诫自己,不能得意忘形,至少在郝雪面前要做得比以往更像原来的罗劲。
 
  只要郝雪不闹,那就好对付。除了床上的那点事他实在难以应付,别的都很简单。他太了解她了,无非就是个虚荣浅薄的势利的市井女人。
 
  其次就是对待叶红了,这个女人不但不让他操心,反而能给他的心灵带来无限慰藉和满足。她是那么善解人意,简直就是他的天使。他们信守约定,从来不提彼此的过去,这让双方都感到轻松。罗劲不知道叶红的来历,只知道她被报社老总从西南一家报社挖过来不久,出任晨报广告部主任,她的工作就是如何把广告做上去。晨报初创,她的压力很大,一个女人独挡一面可想而知。但她再忙再累,也不会拒绝罗劲的邀约。
 
  罗劲每次和一帮人应酬,吃喝完了,事情也办好了,就让叫大家散了,让对方安排个地方独自休息,。这时候他脑子里就会出现叶红的叶红的倩影,打个电话,叶红就会及时来到他的身边。她的脸上总是带着灿烂的微笑,全身上下洋溢着女人的妩媚和柔情,却又不乏成熟女人的干练和活力。她总能给他带来开心和快乐,从来不问罗劲的过去,虽然他很想把自己不堪的婚姻生活和她一吐为快,但又觉得确实多余:为什么要让那些痛苦和烦恼来破坏当下的快乐和美好呢?能拥有叶红这样的女人,拥有和她一起相守的现在和未来,什么都值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他佩服叶红的睿智,人生难得洒脱,她活得比自己精彩。
 
  当然,叶红毕竟是个女人,有她柔弱的时候,那就是缠绵之后,她都会像只小猫一样卷缩在他的怀里香甜酣睡。这时候罗劲心中充满着爱怜,她实在是太累了,每天和客户周旋磨嘴皮,还得应付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他不忍心她这样受累。其实他已经暗中帮过她不少,每次只要有机会,他都会跟老板们提起叶红,动员他们到晨报投广告。这样,叶红的广告业务自然就增加不少。
 
  一天,叶红说起一个大客户,每年投放广告过亿,要是能吃进去,她的业务就完成一半了,但谈来谈去,那家伙就是不买账。罗劲口里说慢慢来,但心里有底了,那家伙请他吃过饭,广告批文还是他办的呢。他得替她把这件事办妥了。
 
  罗劲不好直接和那家客户说这件事,就把督查大队的老袁叫来,让他去这家公司跑一趟。老袁面露难色,坐着不动:“他们的广告没什么问题啊?批文还是您签字的。”
 
  “怎么没问题?我签字的难道就不查了,还有原则不?”罗劲说,“你仔细看看批文,对照一下他们的广告。”
 
  这一对照问题就出来了。那些广告主们在发布广告时,谁也不会傻到按照干巴巴的批文确定的内容刊登,要那样就是公告而不是广告了。他们和媒体难免要对内容进行修饰和美化,让广告达到吸引消费者的目的;但这样一来,就不免夸张和虚饰,造成内容和批文不符不实,这是广告法不能允许的。
 
  老袁说:“问题肯定有,但谁都是这样啊,查得过来吗?”
 
  “那就从他开刀,杀一儆百。”罗劲说。
 
  老袁还是坐着不动:“还是慎重吧,这家伙来头大,而且独家代理他们省内广告的代理商是省领导的亲属,弄不好……”
 
  老袁的前任就是因为和一个来头大的冤家过不去才倒霉的。罗劲知道老袁有顾虑,但他不能就此罢休。“我还不信了,人情能大过法律,”罗劲脾气上来了,“你老袁要是怕,就直接去查封他的货。就说是我叫查的,责任我担,有事让他来找我!”
 
  老袁勉强带人去了一下卖场,这边刚一有点动静,那边电话就过来了。罗劲故意不接电话,拖延半日,才开始装聋作哑地接了:“啊啊,什么,有这事?不清楚啊!我在外面开会呢,等我回去了解了解情况再说。放心,我会妥善处理的。”
 
  这一等又是半天,对方早就沉不住气了,半夜里还在打电话:“罗处长啊,您就救救我吧,你那边查查不要紧,我可是大祸临头了。卖场下货的消息一传出去,全国都会跟风,我们公司一天的损失就好几千万啊,这帐还不都算在我头上了,我还活不活啊?”
 
  “我也没办法啊,”罗劲说,“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你们广告有问题。这样吧,明天你来我办公室……”
 
  “就别办公室了,到帝王大厦吧,明天我请您。”
 
  一顿饭下来,一切搞定。罗劲独自躺在帝王大厦的贵宾房松孙软的大床上,一边假寐一边等着叶红的到来。叶红风尘仆仆地一进门,就说:“罗处长真会享受啊,小女子可是累死了,什么叫天堂什么是地狱,我算明白了。”
 
  “只要我在天堂,你就不会下地狱,”罗劲说,“只要你在天堂,我宁愿下地狱。”
 
  “要死,乌鸦嘴!”叶红投入他的怀抱,用两根手指捂住他的嘴,“我要你和我一起,永远呆在天堂。”
 
  一番缠绵之后,罗劲爱怜地抚弄着怀里叶红的秀发:“我真不忍心你这么累,你是我的宝贝,我的生命,我要你好好的。”
 
  “不管怎么我都是你的宝贝,我要努力打拼,为我们。现在累点算什么,想想我们以后的日子就值了。”
 
  “你希望以后是什么日子呢?”
 
  “我希望有很多很多的钱,去太平洋买座小岛,岛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在蓝天碧水间自由地呼吸,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呵呵,天真。刮台风怎么办?我们一起到海里去喂鲨鱼?”
 
  “讨厌,”叶红咬他胸脯一口,“就不能想想好的?不过你说的也是,那我们就到月亮山去找个地方,建个小木屋,过我们的野人生活。”
 
  想起月亮山,两人心里就无限甜蜜。罗劲搂紧她,想把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这个倒是实在,不难。”他说,“不过,眼下要做的是让你轻松点,把你累坏了,损失最大的是我。你不是想接那家公司的广告业务吗?”
 
  “算了,那家公司广告都被别人独家代理了。那代理商来头大,我斗不过人家。”
 
  “来头再大也不能无视你啊,你是谁?你是我的叶红宝贝,”他狠狠地在她粉妆玉琢的脸上啃了一口,平淡地说:“等下去他们公司,找他们老板签合同去吧。”
 
  “你逗我玩?我都去过好多次了,他们老板就是不见。”
 
  “叫你去你就去啊,笨。”罗劲点点她的额头说,“这次老板肯定见你。哦,口开大点,难得他见你一回。”
 
  “真的啊?”叶红跳起来,骑在他身上,“那可是几千万啊,要做成能提成上百万,我可以大发一笔了!”
 
  “是吗?发财了请我的客。”
 
  “请客就不用我了,你那么多人请。我要用这笔钱给我们安个窝,一个温馨浪漫小窝,我们的二人世界。”
 
  罗劲笑了:“你那窝比我们现在这间贵宾房还好?”
 
  “当然了,”叶红环顾一下房间,伏进他的怀里,“这里虽然高档,但入住的都是匆匆过客。我不想做过客,我要和你在我们的小窝里长相厮守。”
 
  罗劲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这才是他要的女人,他的女人。和这样的女人相守终生,真不枉到这世上走一遭。他有种恨不相逢未娶时的遗憾,命运弄人,要是结发夫妻是叶红而不是郝雪,那他的人生该有多完美!不过这都是废话,人到中年能遇到自己的红颜知己,也算一大赏心乐事,他要感谢老天的眷顾,要好好把握这来之不易的奇迹,从今往后不遗余力竭尽所能。
 
  “哎,你这样不为难吧?”叶红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你不能因为我被别人说闲话哦!”
 
  “放心吧,宝贝,”他轻拍着她光滑白洁的后背,笑着说,“人家求着我要给你广告业务呢,我是给他的面子才答应的,他们还要感谢我。再说,我罗劲可是一分钱没得啊,你赚钱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真厉害,我的罗大处长。”叶红趴在他身上,踏实了,“我的就是你的,连我的人都是你的。不过,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两人默契地配合着,渐渐地一些人都不找罗劲了,找叶红。叶红不满足于晨报一家广告业务,弄了个自己的广告公司,有几个大客户垫底,广告代理业务很红火,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叶红的公司代办广告审批业务。这可是客户们最头疼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到月城来打市场的新客户,没有熟络的关系,就把市场策划广告审批投放一揽子交给叶红。只要和叶红的公司挂上钩,不仅各种麻烦都能搞定,就是以后出了什么问题,也可以随时摆平。当然,叶红也不是什么业务都接,一要看量,鸡毛蒜皮的小业务就算了;二是要和罗劲主管的方面有关。很多原来别人的老客户都纷纷投靠叶红,他们发现,想解决自己生意上出现的问题,找叶红比找罗劲本人还快。当然,这只是业内人士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这段时间两人都有些忙。平时都是罗劲利用应酬的便利要个房间和她幽会,谁都知道罗劲处长喝了酒需要独自消歇的习惯,但没人知道他是和叶红幽会。他们几乎把月城各大高档场所玩遍了,但罗劲和叶红都不喜欢张扬,不喜欢别人打扰和破坏他们的约会,那是他们的秘密。叶红是个聪明睿智的女人,她从不主动给他打电话发信息,虽然每次幽会缠绵得难舍难分,但一到午夜,她都会和他分手。罗劲觉得这女人简直就是自己身上被上帝抽走的那根肋骨,连他潜意识都清楚,虽然他们从没说起过去,说起婚姻和家庭,但一到时间就知道该怎么做。
 
  和原来的罗劲一样,他每天照旧回家,甚至比原来表现得更好。他不想被郝雪抓住什么破绽,把家里弄得鸡犬不宁。除此以外,他还会把别人送的那些鸡零狗碎的礼品礼金带回家,虽说是鸡零狗碎,但对付郝雪应该绰绰有余,一个式样别致的小坤包就好几千,随便一个信封都是好几百,甚至在暑假,他还让人安排他们母子去了趟湖南的张家界。虽然两人关系照旧,但郝雪似乎默认了这种状况,也就安分了许多,不去管他的闲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