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欧行散记》--第4节 古典琉森

  用“湖光山色”四字形容琉森,绝非滥用。某些弄文字的人只要见到几座青山,一片绿水,就毫不犹豫地用上湖光山色形容,因而便把这四个字弄得很浅薄。其实,全世界够得上资格用上湖光山色四字的,当属琉森。
 
  琉森有一座湖,叫琉森湖;湖的远处,横亘着闻名遐迩的阿尔卑斯山。琉森湖的水清冽,透沏,有如无瑕的翠玉一般,从岸边往湖的深处看去,清晰可见游鱼虾虫。阿尔卑斯山连绵起伏,挺拔伟岸,而终年覆盖的白雪,将万道寒光撒向湖面,湖水倏忽获得了生命,在万顷荡漾之时,你又立马感觉阿尔卑斯山在水波的涌动下,逶迤如腾云驾雾一般。山活了,水活了。湖的光因雪山拥抱而银光闪闪,山的色因湖水的衬托而清辉熠熠。
 
  你站在充满古意的曲桥、由近及远,放眼远眺,你会感觉琉森这幅画真乃天公的杰作,它的背景是巨大天幕下雄伟的阿尔卑斯山,山像一位伟俊挺拔的男子汉,雄视天下,而琉森湖像美丽的少女,依偎在他宽阔的怀抱中。这绝色双配,成就了一幅罕世精品。
 
  瑞士之美,闻名天下,你在瑞士旅行,是真正意义上闯入了画廊,而琉森之美,又为瑞士之甲。她的古典之美,不时会在你心中涌起一阵阵诗意,这与在欧洲任何一个城市的感受都不一样,在意大利的罗马古城,你会不时获得一种沧桑之感;在法国的巴黎,你会不时获得一种奢华之感;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你会不时获得一种现代之感。琉森所获得的古典诗感,当然来源于她绝美的自然景色,但也不能忽视它的人的生活情趣。
 
  琉森是瑞士的渡假胜地,同时,它又是瑞士的养老胜地。如今的琉森,除了做生意的人外,很大一部分常住人口是老年人,瑞士许多人退休之后,便会在琉森买一座房子,移居此地颐养天年。所以你在大街上和湖边,可以看到许多老年人悠闲的漫步。
 
  我在琉森短暂的停留中,就选择了在湖边漫步,湖边的靠椅,湖边的林荫小道,随处可见蹒跚的老人。虽然他们进入了人生的晚秋,但他们的脸上是那样的平静和安详。我不由得想,这也许是琉森湖水的滋养,洗去了他们心中的躁动,洁净了空气,弹压了他们心中的浮尘。人从生到死,这是不可抗拒的法规,故有人说,人生本来就是悲剧。这,未免就是铁律。对死的认知,其实也是观念的问题。惧死往往给人带来莫名的恐慌,增添无穷的烦恼。如果我们能够将死看成是一种自然的事,坦然面对,平静度过生命的每一天。我们生命的晚秋仍然会十分的恬适。而山水对淡然心态的培育是最有效的良方。我在琉森所见到的这一张张老人淡然从容的面孔,就证明着自然对人精神的滋养的无穷力量。
 
  如果琉森的山水全被老年人占尽,这座小城未必缺乏活力,缺乏想像力。在琉森湖畔,你即使是不经意一瞥,也不时可见到一对对年轻的情侣相依相拥于山水之间。许多年轻情侣选择琉森作为他们度假的目的地,在这山水之间酿造他们共同的甜蜜,是十分精准的选择。
 
  琉森古典的美丽,充满浪漫的气息。琉森的湖状如小提琴一般,一头宽一头窄。琉林的街肆主要依窄的这一端临湖而筑,一片朱红色的金字瓦顶在淡淡的青山绿水之间,斑斓夺目。湖岸相距不远,便有桥梁连接。因此,整个湖面到处桥影绰绰,为琉森湖凭添了许多的诗情画意。其间最有名的莫过于“古木曲桥”,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是瑞士最古老的一座木桥,很有些我们中国的风雨桥的意味,只是它的绘画,保持着欧洲油画的传统。走过这古木曲桥,有如穿越古老琉森的历史。湖面上不时有小小的鸳鸯船游弋,这是专门为情侣而设置的。泛舟湖上,在明月清风之间,年轻的情侣会对爱情获得更新的认识。
 
  但琉森如此湖光山色的绝佳胜地,也免不了商业的浸淫。在湖畔大街上,商铺林立,门庭若市,十分的繁忙。就在古木曲桥不远的湖畔,有一处停了数十辆旅游大巴,蜂涌而至的游客正向一座六层大厦走去,举目一望,这大厦的最高处,一个金色的帝冠的商标赫然入目,这是名表“劳力士”的标志。瑞士表风靡世界,独步表坛。我对表向无研究,但也知道,劳力士、伯爵、欧米茄、百德菲腊、帝舵以及浪琴、天梭等,均为瑞士名表。
 
  瑞士人可谓全世界手艺最高的民族,他们的名表就是凭着手工一一加工而成,类似瑞士军刀这样举世无双的刀具,也全凭了精湛的手艺。因此,瑞士的表动辄上千上万元,对于中国的工薪阶层来说,只可观赏,而不可求之。我本来无购物的兴趣,但经不起他人的劝诱,还是去这大厦观赏了一番。
 
  从这些商店走出来之后,我对琉森当局禁不住有几分腹诽。自然山水的永续利用,最重要在于保护,琉森城就依琉森湖而建,不知其对湖光山色的破坏有多大。就目前我之目力所及,似乎还看不见有什么破坏,但如此多居民的日常生活,如此多的游客的纷扰,清澈如镜的琉森湖还能保持原貌吗?
 
  当然,我知道瑞士人对环境的保护,已经有了良好的习惯,琉森湖有阿尔卑斯洁净雪水的净化,可以较长时间的让这片湖水湛蓝。但我仍然免不了忧心忡忡。
 
  离开琉森,已是暮霭时分,晚风起来了,湖水泛起一阵阵的银波,远处的阿尔卑斯的铁力士峰湮没于云雾之中。湖中的泛舟缓缓的扰岸,在我的眼中,琉森湖仍然是那样的古典、那样的充满着诗意。当然,它的古典绝非中国式的古典。凭着我的想像,欧洲式的古典,应该从琉森都可以找到遗存的基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