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欧行散记》--第3节 袖珍瓦杜兹

  从米兰进入瑞士国土,由卢加诺向列支敦士登进发,这是我在欧洲的旅途中所见风光最为迷人的一段,瑞士号称“世界花园”,凡亲历者对此是不抱有疑问的。而这段行程,汽车在阿尔卑斯山脉中穿行,森林、草坡、雪峰、湖泊,时时像一幅幅油画展现在你的眼前,而无穷无尽的隧道,蜿蜒曲折,修建得极高质量的高速路,像变幻莫测的绸带,飘浮在白雪皑皑的大山之间。因为山势的险峻和地形的复杂,高速路不得不双向不同水平,东去的在头上,而西往的则在脚下。沿途气候的四时不同,一会儿下雨,一会放晴,一会儿飘雪,一会聚雾,更会让你莫名惊叹,无比的奋亢。
 
  山路走完,渐渐是平畴的田野,绿油油的草坡,当汽车越过一座横跨一条山涧的小桥时,我们便进入了列支敦士登,这个欧洲的袖珍小国,而它的首都瓦杜兹,已经映入了眼帘。
 
  汽车在越过小桥时,导游告知,桥的那边是瑞士,桥的这边是列支敦士登。而眼前的这条山涧,则是举世闻名的莱茵河。我驻足桥头,面对汩汩流水的山涧,有一种莫名的愁怅,这就是让人梦魂牵绕的莱茵河。在欧洲,莱茵河和多瑙河是两条充满浪漫、幻想和富于传奇的河,有多少的文学名著描绘过这浪漫的河流,有多少音乐杰作演奏过它梦幻般的音符。而眼前的河,不足百米,离我的想像相距太远。但后来得知,这是莱茵河的发源处,才让人有了丝丝的宽慰。
 
  一条莱茵河将瑞士和列支敦士登作了天然的分界。但由瑞士进入列支敦士登,即没有见到关卡,更没见到警察的盘查,有如进入无人之境。
 
  这里真没有国的概念,但它又是一个完全的主权国家。
 
  这让我顿时想起了老子所言的小国寡民。列支敦士登便居之不疑了。任何一个从中国去的游客,面对列国的状况,都不免会生出几分轻视,这个国家实在太小了,他们的国土面积只有160平方公里,人口不足4万,只是中国一个小的乡镇的规模。更有趣的是,他没有自己固定的语言,说的是德语,他没有自己的货币,流通的是瑞士法郎。为了省事,干脆将国防、外交统统交给瑞士代管,而这样自然便没有军队,据悉,全国只有不到50个警察,而治安状况却委实太好,警察整天闲来无事,做了真正意义上的装点花瓶。列支敦士登的国王,真是个无为而治的“英明君王”。
 
  过了莱茵河,一条水泥大道引领我们直驱首都瓦杜兹。说是首都,其实便是一个小城镇。
 
  他的寻常让我吃惊,作为首都,他没有一幢高楼,更没有雄伟的广场。除了极为简单的公共设施,邮局、商店、小超市、银行之外,全都是别墅式的小平房,这些民居,便是瓦杜兹这个首都最主要的建筑了。
 
  然而瓦杜兹也有让人极为喜爱之处。它的干净、整洁、清新、宁静,像是一个在群山怀抱中恬睡的处子,给人安详、从容、年轻的感受。
 
  他的城中的街道也不像其它城市那般宽阔笔直。他们依山势而筑,曲折蜿蜒,自然流畅,不大的城中,居然也有公共车,但车厢中坐者寥寥,大约是为外来者代步而设。他的大街行人稀少,我们是近中午的时分抵达瓦杜兹,但几乎在街上没有碰上当地居民。所谓逛街,在瓦杜兹似乎没有这一说。难怪人们称瓦杜兹为“欧洲的世外桃源”。当你在这个宁静的首都漫步时,你会感受到他的状态不时在颠覆你的国家概念。中国哲学家老子向往的“小国寡民”的理想,在这里得以实现。这又不可抑制的在你脑海中蹦出一句话,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但瓦杜兹也并非一切都处在无为之中。未到列支敦士登之前,就得知该国是世界闻名的邮票之国,这个小小的国家,却是全世界邮谜们向往之地。我非集邮爱好者,但仍然抱有十分的好奇心。于是走进一家专集各类旅游产品的专店。店中的确有不少印刷精美的邮票,而集邮明信片更是琳琅满目。与店家攀谈起来,方知全部是中国人。他们已来此数年,他们开的这个店子,是瓦杜兹最大旅邮品商店,每年有不菲的收入。我敬佩他们敢闯的精神,碍于老乡的面子,买了两套邮票,并当场给亲友寄发了明信片,虽然价格不菲,但异地遇老乡,总免不了有他乡遇故旧之感,心甘情愿挨剁了。
 
  在瓦杜兹,如果仅仅在商店和邮局去看邮票,那只是觅见瓦杜兹邮票的冰山一角。瓦杜兹邮票博物馆,那才真正是进入到世界集邮的宝山。瓦杜兹邮票博物馆,所陈列珍藏邮票之多,是世界上首届一指。从1921年列支敦士登发行第一套邮票开始,经过大半个世纪,它所发行的邮票,真是不可胜数。同时,这个博物馆还展出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的邮票和首日封。品种繁多,琳琅满目,让你有如入山荫之道,美不胜收、目不暇接之感。
 
  列支敦士登与邮票有不解的历史渊源。邮票曾经挽救濒临崩溃的列支敦士登的经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王法兰兹·约瑟夫二世眼见全国经济萧条,便拿出自己所珍藏的名画,印制邮票大量发行,意想不到的是这些邮票一经问世,便深受人们的喜爱,因而一版再版,获得了丰厚的经济回报,使该国经济起死回生,国王也更加获得人们的爱戴。因此,在列支敦士登,邮票曾经承担救国救民的重任。以后,列国每年发行的邮票收入就有1200万美元,占全国总收入的10%以上。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列支敦士登虽为小国,但却有极高的工业化基础。他们生产的精密仪器及工具,在全球占有一定的声誉。当年登陆月球的阿波罗号宇宙飞船,有些机件就是到此来订造的。真可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令列支敦士登人骄傲和夸耀的,还有这个小国制造的牙模和牙医用具,也备受业内人士青睐,广为牙科所采用的。在瓦杜兹,适合各种口型的假牙模,就保存有三千多副,这也可能是全球之首了。
 
  在瓦杜兹的停留只有不到两个小时。这实在是一个太小的首都,但他却能给你留下突出的印象。当我离开这座弹丸之地的城市时,在回望中,看到一座突出的歌德式的古堡立于危岩之上,在林木的掩映之中,隐隐约约,仿佛有如虚无缥缈的琼楼玉阁。一打听,得知这座名为三姊妹的古堡已有多年的历史,比首都瓦杜兹建城的时间还早,不仅是列支敦士登的绝佳胜地,而且驰名于欧洲。只可惜我们这次前来不能前去观瞻。现在列支敦士登的国王和王室就驻跸在古堡之内,而堡内珍藏着众多的名画和艺术珍品,当今之世,能与于媲美的,可能只有英国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一个小国之君,能有如此丰富的收藏,也不能不让人寻忖再三。
 
  车行至莱茵河畔了,跨过那座桥,我们又要进入瑞士的国土。我在回望中凝思。列支敦士登——瓦杜兹,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想起一句充满智慧和哲理的话:有所为有所不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