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大地血殇》--第19节 有一种尊严叫血性

  有一种尊严叫血性
 
  ——战场内外:镜头与画外音
 
  一个真正伟大的民族宁可面对战争的任何灾难,也绝对不
 
  会牺牲其民族尊严以换取苟且与卑贱,因为国家的尊严要比
 
  命运更有价值。一个国家如果不能不惜一切地去维护尊严,那
 
  么,这个国家就一文不名。
 
  ——一位伟人如是说
 
  同胞们!武器尽管敌人的好,
 
  但勇士是我们的多。
 
  使用千百万的肉弹,
 
  恢复我们破碎的山河!
 
  ——田汉
 
  尊严是什么?
 
  ——画外音之一
 
  1937-1945。穿草鞋的中国军队
 
  与武器优越得多的日本侵略者交战
 
  “千百万的肉弹”们不计利害
 
  不计后果,除了以死相搏还是以死相搏
 
  8年间,中国以300多万阵亡军人
 
  和3000多万死难平民的代价
 
  终于赢得了这场战争的惨胜
 
  因此,有人说,我们的胜利
 
  更多地来自全民族不屈抵抗的道德感
 
  和由此赢来的民族尊严
 
  尊严是什么?尊严是宁折不弯的钢!
 
  尊严是不怒而威的虎!
 
  尊严是牺牲,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尊严是壮士可杀不可侮
 
  尊严是站起来一座山倒下去还是一座山
 
  尊严有一个崇高的名字叫——血性
 
  血性是火!血性是剑!血性是长城!
 
  血性是支撑抗战的脊梁与灵魂!正能量!主旋律!
 
  火一般炽热的血性!剑一般锋利的血性!
 
  万里长城一般伟岸的血性啊
 
 
  镜头1:世午忠电
 
 
  12月31日,公历1941年最后一天,日军主力到达长沙外围。空气临近窒息。战区司令官薛岳发出“世午忠电”。
 
  70多年过去了,电文依然蒸腾着一股炙人的力量,将藏着掖着的怯懦与暧昧烫伤……
 
  什么叫军魂?什么叫国魂?什么叫铁血之风浩然之气?
 
  尽可以在这份电文里找到答案——
 
  世午忠电
 
  第三次长沙会战关系国家存亡、国际局势之巨。本会战职
 
  有必死决心,必胜信心。
 
  职如战死,即以罗副长官代行职务,按之计划围歼敌人。
 
  总司令、军、师、团、营、连长如战死,即以副主官或次
 
  级资深主官代行职务。
 
  各总司令、军、师、团、营、连长倘有作战不力,贻误战
 
  机者,即按革命军人连坐法议处,决不姑宽。
 
  好一个“必死决心”!“必胜信心”!
 
  什么叫铁血之风浩然之气?什么叫国魂?什么叫军魂?
 
  答案,尽在一纸电文的字、里、行、间。
 
 
  镜头2:常德保卫战“最后一电”
 
 
  74军第57师死守常德16天,全师八千将士,剩下不足三百人了。1943年12月1日,师长余程万向重庆统帅部发出最后一电。
 
  英雄末路的最后一电。
 
  生离死别的最后一电。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
 
  誓死为止,并祝胜利,第74军万岁!”
 
  电报发出后,师长余程万扎绑腿,提快枪,来到最前线。
 
  一双双眼睛聚焦余程万。一师之长,是军魂,是旗帜,是脊梁。
 
  师长高呼:我们在为国家的尊严而战!为我们自己的尊严而战!
 
  全场高呼:为尊严而战!为尊严而战!
 
  师长高呼:我们要战至最后一个人!最后一颗子弹!
 
  全场高呼:战至最后一个人!最后一颗子弹!
 
  残阳余晖,如霜痕,如鸦影,在残墙断堞间泛滥。
 
  彤云的伤口血流不止。朔风的伤口血流不止。

 
  镜头3:衡阳保卫战“最后一电”
 
 
  援军不至、弹药耗尽、兵力枯竭,山穷水尽第10军!
 
  1944年8月7日,报务员发出军长方先觉致重庆统帅部的“最后一电”:
 
  “敌人今晨由城北突入以后,即在城内展开巷战,我官兵伤
 
  亡殆尽,刻再无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党国,勉尽军人天
 
  职……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
 
  8月8日, 衡阳陷落。
 
  第10军18000将士困守孤城47天,
 
  以血肉之躯创造的战场奇迹,连同那一轮失血的残阳,
 
  在悲壮、悲怆、悲凉中,
 
  黯、然、落、幕。
 
  原籍衡阳的台湾诗人洛夫
 
  写过“不禁与落日同放悲声”的句子。
 
  他还写道,唯有时间受创最深。
 
 
  镜头4:军长李玉堂
 
 
  1942年初。第三次长沙保卫战。第10军军部指挥所。
 
  话线丛如同神经丛。军长李玉堂日夜坐镇,俨然一尊战神。
 
  明碉。暗堡。铁丝网。拒马。街垒。路障。
 
  钢铁与水泥的交响。正义与浩气的交响。
 
  攻城的日军三个师团,兵力六万。
 
  守城的中国军第10军,兵力两万。
 
  两万头颅共一心,殊死决战。
 
  敌机低得像在指挥所的屋顶上盘旋,枪弹倾泼而下。
 
  ——军长李玉堂立如松,坐如钟,屹然不动。
 
  炮弹、炸弹不时落到近傍爆炸,窗摇墙抖。
 
  ——军长李玉堂立如松,坐如钟,屹然不动。
 
  一颗炮弹削去了屋顶一只角,天花板也震坍了,屋子落满厚厚的尘土。
 
  ——军长李玉堂立如松,坐如钟,屹然不动。
 
  助手们再三劝他进防空洞躲一躲。勤务兵几次架起他往里走。
 
  ——军长李玉堂立如松,坐如钟,屹然不动。
 
  元月4日。中午。
 
  军长李玉堂与参谋长蔡雨时对坐着吃馒头稀饭。
 
  一颗子弹穿破玻璃,击碎菜碟,将李玉堂手中的竹筷
 
  咔、嚓折断。
 
  蔡说,是不是换一个位置?
 
  李答,不动,不动。
 
  蔡说,那我们就快点吃。
 
  李答,不用,不用。
 
  将军们不怕死
 
  ——画外音之二
 
  霍去病、李广、班超、岳飞、文天祥、戚继光、左宗棠……
 
  在诞生过众多民族英雄的中华大地上
 
  精忠报国作为一种精神基因代代传承
 
  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
 
  血性是将军的底色,死是铁血将军的宿命
 
  比起凯旋的荣光,青山忠骨的寂寞
 
  要与“将军”的内涵更为贴近
 
  ——吉鸿昌将军一首绝笔诗惊风雨兮泣鬼神: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张自忠将军战死前下达最后一道“死”命令:
 
  只准前进,不准后退!阵地就是我们的坟地!
 
  ——杨靖宇将军身陷重重包围,食物来源被切断
 
  战死后经日军解剖,胃肠里没有一粒粮食
 
  有的只是未能消化的草根、树皮、棉絮
 
  有的只是不屈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念
 
  ——常德会战期间,中国军三个师长战死沙场
 
  暂10师奉命掩护第3师攻占德山,师长孙明瑾坚称
 
  打到一兵一卒亦向德山方向突进
 
  师长战死了,副师长率部继续冲锋,身负重伤
 
  副师长倒下了,师参谋长率部继续冲锋,身负重伤
 
  迂回冲杀五昼夜,全师八千官兵仅三百人生还
 
  交战的日方对这个“不要命的暂10师”震撼莫名
 
  对“这种引火烧身、自寻牺牲的打法”震撼莫名
 
  ——“不要命”,“引火烧身、自寻牺牲”
 
  就是不计利害、不计生死,伟大而悲壮的血性哪
 
  八年抗战,先后有200多名将军英勇捐躯
 
  南岳忠烈祠的一个个灵位一座座墓碑
 
  如同一根根拔地擎天的栋梁,奋然撑起
 
  民族将倾的大厦!撑起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
 
 
  镜头5:营长史恩华

 
  1939年9月,第一次长沙会战。新墙河南岸,草鞋岭阵地。湘人史恩华率全营官兵坚守三天三夜。阻击任务已完成,史营长却……
 
  生死相依的弟兄们已有一半长眠在此,他也不想生还了。
 
  他想以全体壮烈的精神照亮整个战役,
 
  让日本人看看中国人的血性,看看中国人的不可侮!
 
  他告知全营官兵:师座下达命令,可以撤退了。你们中有愿意撤的可以走了。
 
  可是我们有一半弟兄永远撤不了啦。
 
  我不想走。我决心与阵地共存亡。
 
  山上死一般沉寂。官兵们谁也没有挪步,甘愿以死相随。
 
  第二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史恩华营全部阵亡。
 
  燃烧的血,如同无数面旗帜,在晚霞里激荡,晚霞里呐喊。
 
 
  镜头6:营长曹克仁
 
 
  1941年9月,第二次长沙会战。湘阴县城防守阵地。面对数千日军进攻,湘人曹克人率全营坚守了六天六夜。
 
  中国军队的顽强令鬼子恼羞成怒。弹尽被俘后,
 
  凶残的日本人用刺刀割下曹营长的舌头。削掉鼻子。挖去眼睛。砍断双手。剖开胸膛。恶狠狠将尸体钉在墙上。
 
  钉在墙上的中国营长曹克人,
 
  远看近看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血写的“人”字。
 
  用残损的肢体,用最后一滴血——给历史签名。

 
  镜头7:金盆岭七壮士
 
 
  1942年元月,第三次长沙会战。尖刀般挺立于前沿阵地的金盆岭。几经厮杀,全营死得只剩下七名守军了。
 
  七名守军把电话打到师部指挥所,
 
  敌人正在强攻。要求长官下令炮轰金盆岭,
 
  让他们与冲上来的鬼子同归于尽!
 
  师长方先觉不同意。
 
  哪怕只剩下一个士兵,也不能向自己的人开炮啊!
 
  可他们坚决不肯撤。全营的人都光荣了,他们誓与阵地共存亡!
 
  情势紧迫。七名守军又把电话打给司令官薛岳。
 
  ——司令长官,大批敌人冲上来了,快下令开炮吧!
 
  薛岳动情地劝告:好兄弟!快往下撤吧。
 
  薛岳动情地允诺:你们一撤下来就马上开炮。
 
  ——来不及了,长官。求求您,向我们开炮吧。我们只有七个人了,可是敌人冲上来了一百多!让我们与敌人同归于尽吧长官,划得来,划得来啊!
 
  向我们开炮吧向我们开炮吧开炮吧开炮吧开炮吧……
 
  薛岳还想劝说。但是,话筒那边已经没有了回声。
 
  薛岳摘下军帽,眼噙泪水,下达了
 
  炮击金盆岭的命令。
 
  壮士永诀。壮士不死。
 
  壮士活在历史长空的仰天长啸中——
 
  向我们开炮吧向我们开炮吧开炮吧开炮吧开炮吧……
 
 
  镜头8:炸炮记
 
 
  1943年12月,常德保卫战。
 
  炮兵团炮弹打光了。有限的几百颗炮弹全打光了。
 
  为不致八门大炮落入敌手,狠下心来,炸——炮!
 
  炮兵兄弟们一个个哭了。
 
  下令炸炮的炮兵团长也哭了。
 
  大家和炮朝夕相处,炮就像自己的儿子或者手足兄弟。
 
  或者说,炮就是另一个自己!
 
  炸药安好了。导火索哧哧响。
 
  其中,十几个弟兄突然一同扑向大炮,
 
  和大炮抱紧在一起。
 
  炸药包响了。
 
  大炮的英魂,十几个炮兵兄弟的英魂,
 
  一齐
 
  升上了天空。
 
 
  镜头9:伤兵们的歌吟
 
 
  1944年夏,衡阳保卫战。日军第二次总攻击开始后,重伤员急遽增多。
 
  很快,野战医院没药了。
 
  连消炎药都没有了,只能用盐水清洗伤口。
 
  连绷带都用完了,只能用破布、废纸片、绑腿、床单撕成布条包裹伤口。
 
  很多人的伤口感染了,眼巴巴看着发炎、化脓、溃烂、生蛆。
 
  眼巴巴看着蝇叮蚊咬而无力动弹。
 
  眼巴巴看着在呻吟中等死,在呻吟中死去。
 
  什么时候起,呻吟变成了歌吟。
 
  伤兵们唱起了军长方先觉作词谱曲的《中湘颂》:
 
  “民族义旗飘衡阳,志士起蒸湘。孤军奋斗显身手,视敌如犬羊。精诚结团体,万民共颂扬。还我田园全骨肉,携手上疆场。……大家齐出动,捐躯赴国难。誓死如归,为我中华民族争荣光!”
 
  大战前夕,他们唱着这首歌众志成城。
 
  大战间歇,他们唱着这首歌与日军比拼士气。
 
  现在,在生命即将谢幕的时刻,他们唱着这首歌迎向死神。
 
  歌声令死神肃然起敬。
 
  通往死亡的路上,响彻豪迈与悲壮。
 
  官兵们不怕死
 
  ——画外音之三
 
  事实上,上了战场,死——
 
  不再成为一个问题。有时候,选择死
 
  甚至比选择活的愿望更热切,更强大,更有成就感
 
  想想身绑七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连长袁长子
 
  想想好汉王老黑,想想史恩华营、曹克仁营、金盆岭七壮士
 
  想想战场上无数的惊天地泣鬼神,无数的气壮山河
 
  尊严和血性,便从死亡中一跃而起!
 
 
  镜头10:小学生丁先英
 
 
  1938年11月9日,临湘县丁家山乡不满十岁的小学生丁先英,拒绝为日军带路而惨遭杀害。
 
  小先英不仅拒绝带路,还高呼: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日本兵手起刀落,恶狠狠将小先英砍成几块。
 
  砍成几块,也无法砍断天穹下小先英高呼“打倒”的回声!
 
  无法砍断一个中国孩童视死如归的果敢与壮烈!
 
  果敢壮烈小先英是一枚铁钉,深深楔进日本兵色厉内荏的眼神;是一团燃烧的乌云,往日本人心中投下浓浓的阴影……

 
  镜头11:乡民追杀鬼子兵
 
 
  第三次长沙会战。湘北。日军溃退途中,轮奸老妇,活埋婴孩,烧杀掳掠一路兽行。
 
  乡民们的仇恨如一桶桶火药爆炸了!
 
  鸟铳。梭标。杀猪刀。竹篙。锄头。禾枪。扁担。砖块。石头。
 
  村村户户追杀下,鬼子兵仓皇逃窜——
 
  丢下好些尸体肥田,喂狗。丢下孤魂野鬼的残肢、头颅
 
  在异国的午夜泣号……
 
 
  镜头12:晚清进士郑家溉
 
 
  晚清进士郑家溉,长沙人,曾任朝廷翰林院编修。长沙沦陷后逃隐乡下。
 
  日本人找到老先生,让他去维持会履职。
 
  老先生严辞拒绝,凛然冰霜。
 
  逼急了,老先生纵身跳入屋前的水塘,
 
  玉碎出一阙威武不能屈的中国气节,名士风范。
 
 
  镜头13:艺妓小桃红

 
  湘西会战期间。益阳桃江镇。艺妓小桃红被日军中将船正引之派人挟持而至。
 
  桃花江。“美人窝”的地方。
 
  艺妓小桃红一身缟素,一曲清唱,借《桃花扇》感叹国家兴亡。
 
  不等日本人反应过来,已纵身跳入江中。
 
  月光下,如同一枚炸弹溅开冰雪光芒。
 
  随即,月蚀发生了。为表示足够的敬意,天地之间,一下子沉入无边的黑暗。
 
 
  镜头14:杀猪匠吴二
 
 
  湘西会战期间。溆浦县大华乡。杀猪匠吴二与两个日本兵劈面相遇。
 
  吴二没躲,也来不及躲。
 
  操起杀猪刀劈伤其中一个,自己的腿子却挨了一枪。仗着水性好,一纵身跃入深潭,与死亡擦肩而过。
 
  只是,一条腿瘸了。
 
  杀猪匠吴二后半生虽然带着一条瘸腿,
 
  却有一副挺直的腰板。
 
 
  镜头15:大胆青年矮疤子
 
 
  湘西会战后期。日军溃退途中。笔者老家隆回县石门乡的矮疤子,一把锄头先后干掉三个日本兵。
 
  这以前,矮疤子并没有疤子。
 
  额头上的疤子是偷袭鬼子时落下的。
 
  嗣后,当地政府开庆功大会,请他上台发言。
 
  他憋了半天,憋得脸红脖子粗,
 
  憋得额头上那道月牙形刀疤,将台上台下照得晃晃发亮。
 
  将一方山水照得晃晃发亮。
 
  湖南人不怕死
 
  ——画外音之四
 
  湖南人不怕死。1939年
 
  湘北会战,日军印发《阵中要览》
 
  或曰湖南人“敌忾心根深蒂固,极为猛烈”
 
  或曰湖南人“热血男子很多”,“特别危险”
 
  不怕死的湖南人好比洞庭湖的芦苇
 
  割了又发、割了又长
 
  不怕死的湖南人好比白沙井的泉水
 
  舀了又有、舀了又满
 
  在倾情歌唱尊严与血性之际
 
  ——画外音之五
 
  在倾情歌唱尊严与血性之际
 
  歌唱这两个如同烧红的烙铁一般炙人的词语之际
 
  歌唱这两个如同旗帜一般猎猎作响的词语之际
 
  歌唱这两个如同铀一般浓缩了民族精神的词语之际
 
  分明看见“血性”二字射出去两支凛冽光束
 
  嗖嗖嗖如利箭,直穿“汉奸”一词的心窝
 
  “汉奸”!一个大奸大恶的词!一个死有余辜的词
 
  一个比杀人、强奸、抢劫更令人不耻的词呵
 
  抗战期间,中华大地上居然有一支百万人的伪军队伍
 
  此外,日伪政权里还有为数不少的
 
  傀儡、走狗、帮凶、软骨头,给日本人效劳
 
  因此,有人说抗日战争——
 
  是中国历史上民族英雄最多,汉奸也最多的时期
 
  是热血志士轰轰烈烈救国救亡,最争气的时期
 
  也是冷血小人蝇蝇苟苟叛国卖国,最丢脸的时期
 
  再想想上海滩、秦淮河隔江犹唱的夜半歌声
 
  再想想一张张良民证上的麻木的眼神
 
  再想想南京大屠杀期间,十来个日军
 
  押着数百个中国人去郊外,让他们自掘坟地
 
  之后将其活埋的图片,不知刺痛多少血性儿女
 
  易感的神经,滴血的心!
 
 
  镜头16:有血性的华沙人

 
  二战期间。德国法西斯入侵波兰。
 
  数十万华沙人深怀祖国被侵略的耻辱感,用陈旧的武器,用砖块和木棒,与装备精良的德军展开殊死搏斗。
 
  起义失败了。数十万华沙百姓战死了。华沙沦陷了。
 
  却没有一个波兰人出来为法西斯作傀儡。
 
  一个有尊严的民族不能没血性。
 
  一个民族有血性才有尊严可言。
 
  人家才不敢小看它,才会有更好的前景与未来。
 
 
  镜头17:犬儒主义之牛羚群
 
 
  茫茫非洲大草原。尘埃四起,蹄声如雷,
 
  数百万头牛羚在狂奔。一年一度壮观得惊心动魄的迁徙之旅哗然登场。
 
  群居动物的牛羚,
 
  体型高大、头上长角的牛羚,
 
  数量庞大、体魄强健、武器强硬的牛羚,
 
  倘若多一点血性,多一点团队精神,兴许早就成就草原霸主了。
 
  然而,不争气的牛羚们见到食肉动物,本能反应不是对抗,而是逃跑。
 
  当某一只牛羚遭到追逐,同类们却掉头而去,各自逃生。
 
  于是年复一年重复被鱼肉被宰割的命运。
 
  尼罗鳄。河马。狮。虎。斑鬣狗。这些天敌们一到牛羚迁徙的季节,纷纷伺机出击,
 
  恃强食弱的丛林法则演绎得见惯不惊。
 
  足可见一种缺少血性的物种,
 
  人家会从骨子里小看你,欺侮你,掠夺你,毫无安全感可言,更遑论尊严与平等。
 
  荧屏上的这一幕,总让人唏嘘不已。
 
  国人中,试问有多少血管流淌这种犬儒主义牛羚群?
 
 
  镜头18:蹈海自杀陈天华
 
 
  湘人陈天华,同盟会发起人之一,一个用生命践行救国理念的勇者,羞愤于日本辱华,羞愤于祖国同胞甘当奴隶的麻木,一个寒冷的早晨,这位雪峰山之子迎着寒风,凛然步入大海深处。
 
  一百多年过去,陈天华蹈海的身影仍然像一把锋利的锯齿,
 
  锯割着长在我们民族肌体上某些部位的钝性和麻木。
 
  不停的锯呀,不停的锯呀,不停的锯呀,
 
  非要锯割出被钝性和麻木屏蔽了的疼痛感,骨气与血性;
 
  非要锯割得骨子里依然是一条豪气四溢的猛男。
 
  “向前去,杀!杀!杀!杀我累世的国仇,杀我新来的大敌,杀我媚外的汉奸!”
 
  人要有尊严的活!人要活得像个人样子!
 
  无尊严,毋宁死。死——也要有尊严的死!
 
  有一种尊严叫血性
 
  ——画外音之六
 
  毋庸讳言,多少年来,人们看到的
 
  多是被过滤的,被粉饰的,被改写的故事
 
  而当你真正去用心灵、用肢体
 
  触碰我们民族的伤疤的时候,就会发现
 
  有着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教训
 
  哦,血性!有一种尊严叫血性!
 
  尊严是血性之躯,血性是尊严之魂
 
  血性是忠肝义胆,血性是侠骨柔肠
 
  血性是嫉恶如仇,血性是敢于担当
 
  血性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血性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旱地里的一声雷,暗夜里的一束光
 
  血性是刺向邪恶的一支剑,捍卫尊严的一杆旗
 
  血性是民族的脊梁与灵魂,基因与遗产
 
  血性是人类普适价值的保护神
 
  我的祖国赖以自尊、自立、自强的——宝贵的血性啊!
 
 
  在蚩尤屋场听古歌
 
 
  湖南新化、安化交界处的大熊山,是雪峰山脉伸向洞庭湖的最后一座高峰,相传为中华民族三大始祖之一蚩尤的故里。
 
  蚩尤故里。蚩尤出生的屋场。
 
  火塘边,古歌开始了。一阵风把我们吹回到史前。
 
  “呃呃,蚩尤大王是祖先,千秋万代传人间。蚩尤身长一丈
 
  八尺八,脚板二尺五寸三。虎背熊腰狮子口,铜头铁臂豹子胆。
 
  额上长角背生刺,两排牙齿三只眼。一张嘴巴能吐火,三个鼻孔
 
  会冒烟。吹一口气能把山吹走,怒吼一声星星也发抖。我们的
 
  祖公蚩尤大王啊,就是这样威力无边……”
 
  唱古歌的长者将手中的长烟筒伸向火堆。
 
  轻轻吸一口,轻轻吸一口,五千年云雾在吞吐之间。
 
  “呃呃,蚩尤请绷鼓大王蒙响鼓,蚩尤请铸锣大王铸响锣。
 
  有鼓有锣,威震山河。红云是骏马,绿云当坐骑,急行追风,快
 
  行捕雨。蚩尤大王一声喊,来了三千丈大雪冰雹,来了三千股暴
 
  雨狂风。大风吹倒三千丁,冰雹击倒三千丁。轩辕的大军排成一
 
  长串,气势汹汹要和蚩尤决战。蚩尤出阵,叫黄帝先放三箭,那
 
  箭射到蚩尤身上,不是折就是弯。我们的祖公蚩尤大王啊,就是
 
  这样威力无边……”
 
  悬红云,挞凤尾。剑匣破,舞蛟龙。
 
  屋场四周,一团团飘动的火焰是那一树树枫红。
 
  哦蚩尤!“战神”蚩尤——
 
  问鼎中原,争雄天下,何等的霸气!
 
  勇猛悍直,不屈不挠,何等的血性!
 
  哦呀!湖南人的血性,湖南人的霸蛮湖南人的胆,却原来是蚩尤老祖宗衣钵相传。
 
  “呃呃,蚩尤大王血性烈,死后碧血化枫叶。五千年光景
 
  过去了,彗星早就陨落了,刀枪早就锈蚀了,血枫林还是这么红
 
  这么美。五千年光景过去了,夔皮大鼓早就喑哑了,前尘往事早
 
  就烟散了,三闾大夫《国殇》里,蚩尤还是这么雄武受钦佩。顶
 
  天立地英雄气,老虎死了不倒威。我们的祖公蚩尤大王啊,就是
 
  这样威力无边……”
 
  血总是红的。血总是热的。
 
  血性开花的样子,也叫血殇,也叫枫红。
 
  一场湘西会战,果然将一部抗战版《国殇》演绎得活色生香……
 
  哦呀,我的雪峰山,我的战神之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