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大地血殇》--第18节 武冈保卫战

  武冈这地方
 
  宝庆狮子东安塔,
 
  武冈城墙盖天下。
 
  ——民谣
 
  武冈这地方,扑面而来是汉唐的烟雨,明清的风月。
 
  那总是与恋恋夕阳互动着沧桑的古城墙;那总是与落霞孤鹜齐飞于晚风斜月的凌云塔;那守护着庄严和寂寞的寺庙和学宫;那承载了千百年风霜的岩板桥;那被岁月与绳索勒出深深凹槽的古井沿;那被河水打湿了又晾干、晾干了又打湿的老码头;那老码头连着的青石板铺就的深街深巷;那深街深巷连着的五光十色的篾货街,货栈街,桶匠街,皮匠街,木货街,锡匠街,伞铺街,扎纸街,炮仗街……以及那掩映于蕉风梅雨中的古老庭院;那庭院中木雕竹缕的古老时光;那古老时光烹调出来的武冈卤菜、米粉、空饼、米花、青豆、血浆鸭啊!
 
  武冈,武冈,一座以城墙闻名远近的湘西南古城,
 
  曾经让太平天国名将石达开吃了“闭门羹”的古城呀!
 
  “攻下武冈城再刮胡子”
 
  1
 
  4月27日。深夜。
 
  日军的山炮弹,霰榴弹,曳光弹,烧夷弹,迫击炮弹,一齐狂啸。如同午夜狂奔的疯牛群——
 
  从城墙外的东、西、北三面往中国守军阵地扑来。
 
  大队长永里堰彦发话:“攻下武冈城再刮胡子!”
 
  2
 
  守军营长高崇仁深谙防守,多谋善断。
 
  一连三天,武冈城屹立不动。
 
  城楼上的风铃开心地荡漾在晚风之中。
 
  气得永里堰彦的络腮胡子,如同乱葬岗的芭茅草喳喳疯长。
 
  3
 
  日军特攻队员身绑炸药,头缠涂了太阳徽号的白头巾。
 
  火力掩护下,“呀呀”狂叫着,几乎不利用地形,几乎不做任何战术规避动作,玩命地冲向城墙地带。
 
  前面的一茬倒下了,后面的一茬接着冲上去。
 
  接着冲上去的一茬倒下了,又有一茬接着冲上去。
 
  如同滚滚而来的西瓜,砸烂一堆
 
  又滚过来一堆,砸烂一堆又滚过来一堆。
 
  这些可憎、可怖又可怜的“人肉炸弹”,战争炮灰呀!
 
  老人与猫
 
  街巷深处。
 
  居民都已疏散到乡下去了的街巷深处。
 
  给炮弹炸得墙缺屋斜、火喘烟浓的街巷深处。
 
  藏着一个老人和一群猫的街巷深处。
 
  街巷深处,老人静静地呆在家中。
 
  大战前夕,避难的人们争相涌出城去的时候,
 
  老人就一直这么静静地呆在家中。
 
  她嘟哝着不想走。她走了,她的猫怎么办?
 
  街巷深处。静静地呆在家中的老人,
 
  守着一幅挂在墙上的老虎画,火焰般的眼睛,火焰般的斑纹。
 
  守着一只母猫和它刚生下的一窝小猫,
 
  一窝降生于兵荒马乱、战火熊熊中的小生灵,
 
  一窝软和、甜腻的吟叫。
 
  天刚蒙蒙亮,一颗炮弹落在隔壁。
 
  老人睡在床上,被一堆断砖碎瓦压住了。
 
  母猫拼命刨挖着厚厚的土堆,领着小猫们咪呜咪呜泣号:
 
  奶奶——奶奶——奶奶——
 
  铁打的武冈
 
  1
 
  日军如同急红了眼的赌徒。
 
  迫击炮、加农炮、山野炮不歇气地轰炸!歇斯底里地轰炸!
 
  武冈城如同汪洋中的一块舢板,在炮火中
 
  颠簸。起伏。陷塌。摇晃。
 
  2
 
  东门。阵地上活跃着一群助战的义民,
 
  活跃着一群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老百姓。
 
  运送弹药。运送伤员。修复工事木栅。送饭、送菜。缝洗衣物。……
 
  一张张脸上,写满了患难与共、民族大义。
 
  瞅空档学会了放枪的一位后生,紧急关头,顶上去了!
 
  炮弹削去他半边脑壳,冲出几米远才訇然倒地。
 
  大伙喊不出他的名字,却牢牢记住了
 
  这位一口武冈方言的青年——最后的造型。
 
  3
 
  北门。小鬼子居然玩起了“火牛阵”。
 
  几十头中国耕牛由日本军毯蒙头,尾巴着火,
 
  一团团火焰狂奔而来。
 
  鬼子兵尾随其后,狂奔而来。
 
  只有豁出去了。
 
  弟兄们都把手榴弹盖拧开,握在手上或挂在身上。
 
  几乎就要面对面的时候,突然钻出掩体。
 
  不等对方扣动扳机,手榴弹响了。
 
  敌我双方人仰马翻。地上躺倒一片。
 
  剩下几头还活着的牛,
 
  在尸体横陈的血泊间茫然踯躅。
 
  阵地上,突然空寂了下来。
 
  4
 
  西门。夜,漆黑漆黑的。
 
  战斗间隙,代排长宋持钧摸着黑找每一个弟兄握手。
 
  体恤在握手之际传递。
 
  温暖在握手之际传递。
 
  慰勉在握手之际传递。
 
  生死与共的战友情谊在握手之际传递。
 
  握手之际,弟兄们最后一把劲全给调动起来了。
 
  (有几个士兵阵亡了,他也毫无觉察地
 
  把手紧紧攥在一起,使劲摇啊摇)
 
  5
 
  守城战打得十分顽强。
 
  长枪短刀相接处,杀人如草不闻声。
 
  直到5月7日接应的队伍赶到,裹着硝烟的国旗依然在城头哗哗飘扬。
 
  哦国旗,国旗!城楼上的国旗,是壮士们的血在飘啊!
 
  哗哗飘扬的国旗如同诗人在歌唱:
 
  我爱英雄,还爱高山,我爱一幅国旗在风中招展……
 
  6
 
  俯首苍茫。风好冷。空气好烫。血在烧。
 
  夜色中的武冈城,饱经战火浇淬的古城墙,沧桑而坚毅。
 
  瓦砾场上,遍是支离破碎的血肉。袅袅青烟自瓦砾堆冒出。
 
  收捡烈士遗骨的人员,用手捏紧一把泥土
 
  就会捏出血来,和国旗一个颜色。
 
  7
 
  如见诗歌在呐喊——
 
  城市啊,火焰中的城市!抵抗吧!
 
  天心阁群英会
 
  (四人剧)
 
  〖时间:1942元月,第三次长沙会战胜利已成定局之际
 
  〖地点:长沙市区天心阁
 
  〖人物:
 
  岳  飞  宋绍兴四至五年,任潭州制置使、湖南招讨使等
 
  辛弃疾  宋淳熙六年知潭州(今长沙)兼湖南安抚使,创建“飞虎军”
 
  李  芾  宋德佑元年知潭州兼湖南路安抚使。元兵南犯,率部苦守潭州(今长沙)三月,城陷,举家自尽
 
  薛  岳  中华民国抗战时期第九战区司令官,湖南省主席
 
  〖背景:
 
  1939年9月至1942年1月,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湖南长沙地区进行了三次会战。第一、二次长沙会战,成功粉碎了日军歼灭中国第九战区主力的企图,日军被迫北撤,恢复战前态势。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遭重创,被毙伤5万余人,中国军队大获全胜。适值太平洋战争爆发,美英等盟国接连失利,“长沙会战”胜利引起了强烈的国际反响。英国报纸惊叹:
 
  际此远东阴云密布中,惟长沙上空云彩确见光辉夺目!
 
  〖布景:
 
  暮色入危楼。浮云不苍老。
 
  天心阁上。薛岳将军凭栏洒酒,祭奠忠魂。
 
  残焰余烟一下子变柔和了。颓垣断壁一下子变柔和了。
 
  暮色好似反转片,暖调子氤氲开来,洇漫开来。
 
  恍惚间,若有人兮穿越时空……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激越。痛切。朗吟声中,岳飞飘然而至。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豪迈。苍古。朗吟声中,辛弃疾飘然而至。
 
  〖“荒江澹兮冥冥,悲风起兮洞庭。灵之来兮扬舲,载风船兮驾云旌。纷胡马兮如云,奋前驱兮我军。……”
 
  悲壮。沉雄。朗吟声中,李芾飘然而至。
 
  〖三位前贤和薛岳一样,都曾是主政湖南的军政长官。
 
  一个在城楼下驻过军,雄气堂堂贯斗牛。
 
  一个在城楼上阅过兵,壮岁旌旗拥万夫。
 
  一个在城楼上拒过敌,仗义死节湘人魂。
 
  亲切感油然而生。
 
  岳  飞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这部千古不磨的民族痛史呀!
 
  马背上的战士,不惮强虏压境。怕就怕朝廷昏庸,私欲
 
  误国;怕就怕子弹从背后射来。
 
  岳  飞  比起偏安的南宋,眼下的形势更见严峻。退得已经不能
 
  再往后退了。
 
  再往后退——真的就成亡国奴了。
 
  岳  飞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薛将军哪!长沙大捷粉碎了日本鬼子不可战胜的神话,
 
  让几万万同胞看到了抗战胜利的希望。
 
  将军效命在沙场。将军决战从来在沙场啊!
 
  〖抬望眼,依然是终年尘土满征衣的岳飞。
 
  依然是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岳飞。
 
  依然是英雄浩气万世不灭的岳飞。……
 
  辛弃疾  国难当头兮,时危见臣节也。
 
  潭州——哦,长沙——因此成为一种精神,
 
  成为全国的一面旗帜。
 
  天下英雄谁敌手?当年的我,就是憧憬着如你这般雄姿英发,报效国家啊!
 
  辛弃疾  历史这东西!
 
  什么不好轮回?偏偏要轮回这个“异族入侵”!
 
  兵燹。战殍。山河破碎。生灵涂炭。
 
  浸透国耻的这些元素,
 
  曾让岳飞兄、李芾兄和我所在的南宋饱受屈辱。
 
  如今,又可悲地轮回到了你们这一代。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啊!
 
  辛弃疾  我也曾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你所作的,正是我未竟的光荣与梦想。
 
  只是我的热脸庞,贴到的是宋王朝抱残守缺的冷屁股。
 
  帝国的私处,无意之中也被我的人格底线触碰了。
 
  于是,纵然唱彻阳关,亦是白发空垂。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
 
  〖不远处,是辛弃疾当年训练飞虎军的营盘故址。
 
  回望吴头楚尾。回望南宋偏安风景。
 
  立尽西风。闲愁最苦。脉脉此情谁诉?
 
  李  芾  刀锋上的湖南啊!刀锋上的湖南逆风而立。
 
  薛将军挽狂澜于既倒,守一城以捍天下,
 
  替国人出了一口恶气,
 
  也替我李芾——出了一口恶气。
 
  痛快啊,痛快啊!
 
  李  芾  一个国家的光荣,应当由每个人分享。
 
  一个国家的耻辱,同样需要每个人承担。
 
  我之以身许国——
 
  只是在尽一个中国人的本分。
 
  国一旦亡了,就成亡国奴了。生不如死。
 
  李  芾  与我一道同赴国难的同僚部属,平民百姓,
 
  他们一个个有多好啊!
 
  城中矢尽,将废箭磨光了,配上羽毛再射。
 
  城中盐尽,将库中盐席焚烧了,熬了灰食用。
 
  城中粮尽,捕雀抓鼠以充饥肠。
 
  城破在即——
 
  同僚、部属多举家自尽。
 
  岳麓书院数百学生多杀身成仁。
 
  全城官兵居民以身殉国者甚众。
 
  城破了。人死了。
 
  湘人气节,湘人风骨,湘人精神却逆风飞扬!
 
  〖当年李芾全家殉难的当儿,熊湘阁给一把火烧了。
 
  遗址上建起的李忠节公祠,毁于刚刚结束的长沙会战。
 
  江水流。暮云收。李芾牵挂的是他的祖国。多灾多难的祖国啊!
 
  薛  岳  是啊!军人理应是国家脊梁,江山屏障。
 
  我是读“满江红”,读辛词长大的。
 
  多灾多难的南宋。词韵里的半壁江山、偏安风景,给后
 
  世留下了太重,太重的阴影与感伤。
 
  薛  岳  岳大人是世代军人的灵魂,是薛某的精神偶像。
 
  薛某的名字即可读出对大人的仰慕,与追随。
 
  英名千古更无敌,词翰数行俱绝尘。
 
  风波亭往一个民族心底激起的风波,从来就不曾止息过。……
 
  薛  岳  读辛词读到的是纸上苍凉,天下雄心哪!
 
  一个内忧外患的政权,容不下一位股肱之才,只能说明
 
  这个政权没救了。辛大人哪,
 
  南宋未能造就一个千古名将,却错位出一个伟大词人。
 
  栏杆拍遍。廉颇不曾老。胸中万里江山。
 
  薛  岳  湖南这地方,出人物,出传奇,出思想。
 
  屈原的汨罗江。贾谊的太傅祠。范仲淹的岳阳楼。李
 
  芾以身殉国的熊湘阁。
 
  “有井犹名贾太傅,无人不祭李潭州”——李大人的死
 
  一直是湘人之魂的标高!
 
  薛  岳  晚清以降,国运式微。天下英雄半湖南!
 
  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谭嗣同。黄
 
  兴。蔡锷。陈天华。……好长一串响当当的名字哪。
 
  极具湖南蛮子气质的左宗棠将军,年近古稀还抬着棺材
 
  去和侵略者拼命;一只眼睛失明了,还要上战场跟侵略
 
  者较量——只要还有一只眼睛睁着,侵略者就忌惮他眼
 
  中射出的利箭啊!
 
  薛  岳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小日本蹦达的时日不多了。
 
  湖南便是埋葬日军的坟场。
 
  一位西欧诗人说得好: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凭栏处,苍茫四顾,天地浩然。
 
  薛岳忽然发现,好诗人未必是将军,好将军必定是诗人。
 
  〖飞檐间,残存的的风铃叮冬作响。
 
  夜色愈深,愈可见四处仍有火光闪烁。废墟在燃烧。木桩在燃烧。灰烬在燃烧。血在燃烧。
 
  火光如烛。一群英灵升向城市上空。
 
  古城喘息未定。
 
  喘息未定的古城,胸廓升腾着尊严、自信、血性和光荣,升腾着英雄主义。
 
  天高云低。城郭斑驳而苍凉。
 
  大地孤独闪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