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大地血殇》--第17节 南部战场掠影(二)

  武阳争夺战
 
  白火焰在春天的雪峰山熊熊燃烧
 
  1
 
  经冬的植被,早就酝酿一场暴动了。
 
  只需雷电一个响指,春光啊满山满岭泛滥开来。
 
  豌豆开了满地的白花。萝卜、芥菜开了满地的白花。
 
  空山新雨后。满山满岭的梽木花泛滥开来。一簇簇、一簇簇细碎的花团,素白素白,
 
  如同素白素白的野羊群泛滥开来。
 
  如同素白素白的云彩泛滥开来。
 
  如同素白素白的目光和声音泛滥开来。
 
  2
 
  绥宁,武阳。好惨烈的开仗!
 
  守军一个连,迎击日军三千余人进犯。
 
  苦战四昼夜,阵地一一陷落。守军一一战死。
 
  只剩下浑身伤口的连长袁长子一个人了。
 
  等到敌人蜂拥而至,袁长子冷笑着,拉响了绑在身上的七颗手榴弹。
 
  七颗手榴弹,如同清明祭扫时的三眼铳,
 
  石破天惊般炸出凄美惨烈的死亡之花。
 
  震得头顶的天空金星四冒,不住的摇晃。
 
  哦!壮士倒在血泊里,比生更光荣,比死更强大。
 
  3
 
  四面山峰低首默哀,敬意丛生。
 
  一夜之间,白色的杜鹃花提前开了。白色的桐子花提前开了。
 
  一夜之间,荆棘开出白花!石头开出白花!瀑布开出白花!云朵开出白花!鸟群开出白花!野山羊开出白花!所有的目光和声音开出白花!
 
  连同满山满岭的梽木花一道,白火焰在春天的雪峰山熊熊燃烧!
 
  燃烧啊!
 
  第二个回合
 
  武阳是战略要塞,武阳不能丢。中国军数度增兵。日军数度增兵。我死死咬住你你死死咬住我。……
 
  1
 
  四面山峰如同一支支牛角号,山风呜呜吹响着,
 
  四面山崖如同一张张牛皮鼓,雷霆咚咚擂响着,
 
  一齐为中国军将士鼓劲!加油!
 
  曙色共刀光腾起。弹雨拽流星泻落。
 
  2
 
  阵地在不断推进。日军的地盘越缩越小。
 
  渐渐,龟缩于武阳街一处。接下来,巷战开始了。
 
  夕照像毕剥爆响的牛粪涂满街巷。
 
  3
 
  爬行。爬行。连长廖宝珍在火海中艰难爬行。
 
  背部、臀部和大腿,都快烧成黑炭了。
 
  身子已经成了火焰的一部分。
 
  爬行……爬行……一步,又一步……一米,又一米……
 
  都烧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在火海里爬行了上百米!
 
  爬到一座废墟下的日军机枪旁,将手榴弹拉响。
 
  ——拉响一个中国军人意志的绝呼!
 
  4
 
  5月4日。炮声、枪声突然沉寂了下来。
 
  七天七夜的厮杀之后突然沉寂了下来。
 
  日军被迫后撤了。
 
  武阳街已是一片废墟。
 
  未烧完的尸体、木柱飘拂着青烟,静静地,时断时续,若有若无。
 
  偶尔有一截几截残木断枝,短促地崛立成横遭砍削的感叹号。
 
  战场,死寂般空旷。
 
  士兵们双目深陷。蓬头蓬脸。毛发胡子如同野草。
 
  满脸是泥土。满身是泥土。军衣褴褛不堪。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几乎辨不出彼此的模样了。
 
  却全无怯敌之色。要死的话早已死过千百次,
 
  因此谁也没把死当作一回事。
 
  战马驰过燃烧的河流
 
  1
 
  中国军的突击队成功袭击了日军辎重队一大批军火。
 
  大峡谷在爆炸,在燃烧。大峡谷的天空在爆炸,在燃烧。穿峡而过的河流在爆炸,在燃烧。
 
  穿山风烧弯了弧度。
 
  蛇皮闪烧弯了弧度。
 
  天际线烧弯了弧度。
 
  燃烧的河面上,火舌窜动,火焰飘忽,火势漫卷。
 
  河流是一条负痛的赤练色大蟒,痉挛,扭动,吟啸,奔突。
 
  火烧云变化出魔幻味很浓、很浓的云图。
 
  2
 
  不远处。下游。我方一骑战马疾如奔兔。
 
  河岸,一股股灼热鼓浪,掀得前蹄高举。战马犹延却步,咴咴嘶叫着。
 
  军情十万火急!通信兵迅即选好浅水地段,双腿夹紧坐骑,
 
  驾——!驾——!
 
  战马跃入燃烧的河流。
 
  3
 
  战马跃入燃烧的河流。
 
  马蹄得得,溅起一路水花,一路流星,一路火焰。
 
  河流是战士手中的一根鞭子,赶山,赶水,赶时间。
 
  战马啊战马,赴汤蹈火出至为激越、至为璀灿、至为惊艳的
 
  华美一幕。
 
  华美一幕倏尔离去……
 
  上游方向依然火光冲天。大地的阴影鲜血如注。
 
  吊脚楼之殇
 
  1
 
  苗乡泡峒。丛林野莽,怪石嶙峋,远山僻壤。
 
  半坡上一户苗家人,木板墙,杉皮瓦,半边楼脚吊在山崖下。
 
  红辣椒,黄南瓜,蓝炊烟,随意挂着、晾着、堆放着的三原色呀!
 
  炊烟,炊烟,温暖一种,跟深山人家的日子一样宁静而绵长。
 
  向晚的炊烟越积越厚。吊脚楼里,鼎锅煮的粟米饭就要熟了。
 
  火塘边围坐着一家老小,围坐着平和与安宁。
 
  2
 
  门外进来几个不速之客。
 
  不知道这伙手操刀枪、衣衫褴褛的军人来自何方。
 
  听不懂他们哇啦哇啦说些什么。也不曾跟“日本人”这个可怕的字眼联系起来。
 
  进屋就是客。秉承山民固有的淳朴与厚道,
 
  将煮熟的饭菜让给了这群陌生人的辘辘饥肠。
 
  怕他们不够吃,又从灰堆里翻出烤熟的红薯,热乎乎如同主人家好客的温度。
 
  大山太荒僻,太封闭。山民太善良,太淳朴。
 
  苗民一家何曾知道,这些人
 
  正是武阳战败后一路溃逃的鬼子兵哪!
 
  3
 
  吃饱喝足了,日军大队长小笠原步出柴门。一眼瞥见
 
  屋角的山桃树落英缤纷,一瓣一瓣,一瓣,一瓣……
 
  小笠原的家在日本福冈。山桃是福冈人喜爱的树种。
 
  山桃落花时节,主妇们便用筛子接一些落下来的花瓣,腌在坛子里。打年糕的时候,将坛子里的花瓣取出来,往年糕上点点缀缀,寓意交好运、添喜气。
 
  伽蓝正是落花时
 
  落下门闩僧人去
 
  此刻,小笠原是否触景生情,想起了日本的俳句?
 
  抑或,在想,守寡的母亲是否也在院子里的山桃树下,
 
  遥望远方的儿子呢?
 
  4
 
  惨剧发生了。
 
  吃饱喝足,一名军曹兽性大发,扑向美丽的苗家少妇施暴。
 
  苗家汉子手起刀落,结果了施暴者的生命。
 
  日本人迅即血洗了一家老小,扬长而去。
 
  5
 
  大山激怒了!怒不可遏的苗民们
 
  马刀在手。弓弩在手。鸟铳在手。四面出击!
 
  设套。堵卡。铺陷阱。放冷箭。四面出击!
 
  小笠原一伙步步惊心。终而陷身埋伏圈,
 
  为愤怒所射杀!为仇恨所射杀!为报应所射杀!
 
  6
 
  “圣经”说:
 
  外邦人陷在自己所掘的坑中。
 
 
  日军小分队寻尸记
 
  日军方面负责指挥湘西会战的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良中将,视小笠原大尉为义子。获悉小笠原死讯后,下令出动一个中队的兵力,无论如何要找到他的遗体。
 
  泡桐,泡桐
 
  迫于无奈,不得不退往那昏暗无光的森林。
 
  ——但丁:《神曲·地狱》
 
  泡桐,泡桐,小笠原丧命之地的泡桐。
 
  满山满谷是绿肥红瘦的气息,落花流水的气息,
 
  幽暗阴森又妖娆华美的气息,腐蚀糜烂又溽热膨胀的气息,
 
  死亡的气息,夭折的气息,新生的气息,潜滋暗长的气息,枯萎又裂变的气息,坠落又升腾的气息,听觉里不绝如缕而嗅觉里恍惚莫名的气息,
 
  诡谲凶险隐含于貌似平静之下的暧昧气息,
 
  惊雷骤雨潜藏于云淡风轻之中的闷骚气息,
 
  ……春末夏初的泡桐大山啊!
 
  尖叫!尖叫!
 
  在这泪渍之地,忽又狂风乍起,闪电大作。
 
  ——但丁:《神曲·地狱》
 
  如同一群绿苍蝇,日军小分队
 
  在小笠原毙命的地带嗅来嗅去。
 
  受惊的树叶子、野菌子发出尖叫。
 
  受惊的芭茅草、灌木丛发出尖叫。
 
  泥沼的粘稠发出尖叫。溪涧的跳石发出尖叫。
 
  鸟巢里的晨光发出尖叫。兽洞里的乱草发出尖叫。
 
  山神爷给惊扰得日夜不宁,梦里梦外发出尖叫。
 
  更有林莽间道埋下的暗套毒弩不时发出尖叫。
 
  更有山隘关卡的冷枪老铳不时发出尖叫。
 
  或群起而攻。四周山梁上,黑压压的苗民执弓操刀,摇旗呐喊。呜呜的牛角号,如林涛,如排浪,如滚雷,如豪雨。
 
  或化整为零。顷刻间四散而去,鱼不惊水不跳,山林重归寂寥。
 
  闪电抽打着晕头转向的云朵,云朵发出尖叫。
 
  迷魂洞
 
  你们这些不幸的罪恶的灵魂,别再奢望看到天日了!
 
  ——但丁:《神曲·地狱》
 
  知道日本人为寻找尸体而来。苗民们
 
  早已将骨骸藏往迷魂洞的洞窟深处,并且搁在上下两根巨大的石笋之间。
 
  寓意死者夹于天地的缝隙,
 
  永世不得超生,灵魂永不得见天日。
 
  设法探明了小笠原遗骨的藏匿地点,
 
  寻尸小分队直奔迷魂洞而来。
 
  水帘。甬道。入口。钟乳石林。石笋群。……
 
  小分队躲开了日光,躲不开黑暗中一双双喷火的眼睛。躲开了深不可测的天坑,躲不开深不可测的仇恨。躲开了哗哗的阴河,躲不开石块,乱箭,竹茅。躲开了逼仄的峭壁,壁立的陡坡,躲不开折兵铄羽,伤亡,血与恐惧;躲不开一管管鸟铳爆米花一般砰然炸开的铁砂子,粗砺如同洞穴深处的坚硬的风。……
 
  终于找到已经发绿的骨殖了。
 
  中队长雄谷川三轻轻喊了声“小笠原君”,便已哽咽失声。
 
  士兵们黯然垂立。洞窟深处一片死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