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大地血殇》--第16节 南部战场掠影(一)

  梅口阻击战
 
  身披薜苈的持枪战士肖像
 
  ——一名战地记者的阵中日记
 
  美国一位随军摄影记者拍下的一帧照片。拍摄地点:绥宁梅口。拍摄时间:1945年4月3日。
 
  1
 
  我激动。为见到一个身披薜苈的持枪战士肖像而激动。
 
  为中国抗战军人形象之“酷”而激动。
 
  2
 
  照片上的士兵,潜伏在山野间,全身饰以藤蔓、野草的伪装。
 
  和岩石蹲在一起。和土丘蹲在一起。
 
  或者说,潜伏的士兵蹲成了岩石,蹲成了土丘,蹲成了山野植被的一部分,与树枝藤蔓们一同摇曳或者静止为山野的风景或陷阱。
 
  甚或,听得见虫类沿着叶脉与额头爬行的微响,
 
  听得见露水顺着叶脉与发梢滴落的跫音……
 
  近处,一张年轻的脸,神情平静、坚毅而自信。一双年轻的眼睛凝视前方,
 
  泉水般清澈。婴孩般纯洁。寒星般冷峻。
 
  3
 
  “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苈兮带女萝。”
 
  湘西雪峰山,原本就是两千多年前大诗人屈原《九歌》里“山鬼”出没的地方呀!古往今来,人们习惯把“山鬼”当作满身缀满花花草草的女子,含睇带笑,妖媚可人。
 
  而我们这位薜苈缠身的中国士兵——
 
  铁定是衔枚屏息的响箭!潜伏山野的虎豹!携雷挟电的枪炮!
 
  铁定是保家卫国好儿男!顶天立地伟丈夫!
 
  4
 
  入夜,我做梦了。
 
  ……潮润得有些腥味的泥土和阳光。背荫处越积越厚的青苔和时间。自朽木与骨殖的腐烂中长出来菌子与寂寥。不堪溽热的花朵和肥厚的肉质植物,在糜烂中化作夜间发光的虫子。响尾蛇紧紧咬住闪电的尾巴,窜过一片沼泽地。雾气贴着水面低低漂浮。落叶和凉意徐徐重叠。浮云苍老。杜鹃鸟发出血淋淋的啼唤。
 
  枯叶飘落的地方,月光转身离去。
 
  长蛇蜕皮的地方,虹影转身离去。
 
  若有人兮,山林的魂魄随风游荡。
 
  ——山林的魂魄,身披薜苈的若隐若现的“山鬼”呀!
 
  原本是山林世界的一棵树。一阵风。一片云。雨岚中一抹无声的脚迹。星光下一叶苍凉的笑靥。崖壁前一道无边无际的回声。天地间一缕地老天荒的气味……
 
  当战火点燃宁静的家园,他便成了手持刀枪的战神,
 
  成了虎啸,豹纹,弓弩,子弹,闪电,雷暴,山洪,
 
  成了体态轻盈的山猫,神出鬼没的精灵!
 
  5
 
  身披薜苈的中国士兵,
 
  是山魂!是军魂!是国魂!
 
  前线演出
 
  战斗即将打响。铁血剧团赴前线慰问演出来了。
 
  《杨家将》。《岳飞抗金》。《左宗棠抬棺收新疆》。
 
  看得台下官兵一个个血脉贲张。
 
  看得巍峨的山峰、湍急的河流血脉贲张。
 
  军人效命在沙场。军人的荣辱在沙场。
 
  军人是什么?是血性。是使命。是担当。是浩气。是雄风。是鼙鼓。是烽火。是出师表。是军功章。是仰天长啸。是力尽关山。是马革裹尸。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出不入兮往不返。是为战争而生为和平而死。是义勇军进行曲,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是“还我河山”的军令状。
 
  是“青山忠骨”的墓志铭。
 
  月落乌啼。露重角寒。
 
  军人情结将前线之夜撩拨得荡气回肠。前线之夜
 
  于是大睁着眼睛,有如草木之呼吸——
 
  无、法、成、眠。
 
  春天里最后一场雪
 
  绥宁,梅口。风云突变。如有神助,雨、雪从天而降。
 
  巫水河陡涨成有利防御的天然屏障,陡涨成歼敌的浊色陷阱。
 
  这是春天里最后一场雪了。
 
  旌蔽日兮敌若云。日军三千之众
 
  企图强渡巫水,奔袭安江——洪江——芷江。
 
  (日军方面将湘西会战命名为“芷江作战”,旨在一举除掉芷江机场这一心腹大患)
 
  中国守军的一条条血管里,飓风在呼啸,雷暴在呼啸。
 
  巫水河摩拳擦掌,盼着打这么一场硬仗呐。
 
  漫天雪花将狂草写满大地:壮士壮士壮士……
 
  攻守之间,炮火连天,猛烈异常。
 
  如同一位诗人描写的:双方的天空同时皮开肉绽。
 
  中国守军阵地上,工事
 
  在敌人狂轰滥炸下成了一堆堆泥土。
 
  泥土掩埋了无数细节,却无法掩埋忽忽燃烧的意志。
 
  炮火间歇,泥土堆钻出来活着的战士——
 
  双眼喷火,绝地反击。
 
  漫天雪花将狂草写满大地:壮士壮士壮士……
 
  奔窜在浮桥上的敌人纷纷落水,
 
  由中国守军的炮弹煮成一锅锅饺子。
 
  浮桥给炸成一截截断桥,一根根漂木,一处处敌寇的硬伤。
 
  日军无计可施,只得偃旗息鼓,悻悻然,改往珠玉山方向窜犯。
 
  乌云露出一丝冷笑。迅即积聚着,酝酿发起追袭。
 
  回雪。流风。月黑浪高。燃烧的树,为淌血的河流秉烛。
 
  漫天雪花将狂草写满大地:壮士壮士壮士……
 
  号兵之死
 
  哒嘀嘀——哒哒嘀——嘀嘀!
 
  追击途中。冲锋号令吹得高亢,激越,凌厉。
 
  勇士们如同注射了兴奋剂,发起新一轮攻击。
 
  入伍前,他是一名唢呐客,四乡八村红白喜事的大忙人。
 
  铜唢呐呜呜吹,终于迎来自己成亲的大喜日子。
 
  唢呐客做梦也没想到,迎亲路上,
 
  花轿里的新娘子惨遭一群日本兵蹂躏而死。
 
  他发誓给死去的女人报仇。
 
  投军后,营长让他作了号兵。
 
  很快,他把一支军号吹得格外中听,格外具有穿透力。
 
  大伙夸他。营长表扬他。说他的军号特别让人长精神。
 
  作战间隙,一有时间他就会怀想
 
  他那死去的女人,他的青枝嫩叶的女人啊。
 
  青枝嫩叶的女人跟他相好的时候,
 
  最爱听他的唢呐了,最爱看他鼓着腮巴吹唢呐的模样了。
 
  入了部队,这把唢呐一直在身边带着。
 
  白天瞅空吹几曲。夜间梦里吹几曲。
 
  梦里梦外,两片嘴唇满是爱情的痕迹。
 
  哒嘀嘀——哒哒嘀——嘀嘀!
 
  战旗猎猎。军号嘹亮。
 
  军号声中,勇士们跃出壕堑,杀声响如雷。
 
  一颗炮弹落在离号兵很近的地方。
 
  一块弹片削去了号兵的脑袋。
 
  号兵的身子却不见倒下去,依然保持
 
  吹号的姿势。天地之间,军号声久久回响……
 
  珠玉山制高点争夺战
 
  珠玉山制高点。
 
  日军千余人轮番冲击,潮水般往上扑。
 
  守军寸土不让。敌人哪怕向前挪动一小步,都将付出数倍的伤亡。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为了每一个壮烈了的战友,发誓要消灭成倍成十倍的敌人。
 
  霜冷。尸寒。土腥。烟浓。
 
  火光暗红,洞穿战旗上的弹孔。
 
  战斗结束了。阵前,遍是弹壳,弹片,以及用敌人尸体垒筑而成的工事。
 
  残烟在阵地上喘息。时间在残焰里喘息。
 
  一只山鹰的传奇
 
  山鹰,山鹰,
 
  背负青天与阳光,身子下面是一片漂移的土地。
 
  进攻如离弦之箭。展翅若垂天之云。
 
  鸟类的空中之王!自由之神!雪峰山的精灵啊!
 
  战斗中,中国军一名机枪手负伤掉落悬崖,
 
  幸好,幸好被半空中的灌木丛挂住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一只山鹰
 
  守候到机枪手苏醒过来,让他抓住双爪,成就了生还的奇迹。
 
  民间笃信不疑:侠肝义胆的山鹰是山神爷化身。
 
  山鹰!山鹰!高居云端,
 
  透出不容侵犯的凛然之气。
 
 
  一匹白马的传奇
 
  抗日自卫队的马司令,人称“白马将军”,一身传奇。战死后投尸蓼水,风闻尸体竟逆流而上,英气凛然。其所乘白马随即失踪了。
 
  有人说,某天深夜,白马的的得得,的的得得去闯敌营,把月亮也给踩缺了半边。白马一阵风将日本人的营棚撞翻,又一连踩爆几个日本人的肚子,就跑得没迹没影了,子弹都没追上。
 
  有人说,某天傍晚,白马的的得得,的的得得去闯敌营,一尾巴就将日头扫落山坡。白马一阵风将刚刚架好的锅灶踹个稀烂,就跑得没迹没影了,子弹都没追上。
 
  某天打雷下雨,有人看见白马如同一道虹,在半天云里飞跑。
 
  某天,天蒙蒙亮,有人听见白马在山尖上长啸,惊得日本人的军号倒吸冷气。
 
  日本人撤了。白兔马现身主人战死之地。
 
  不吃不喝。仰天悲鸣。三日后,泣血而死。
 
  一山的杜鹃花,刷刷凋落。落满山野的花瓣如同殷红的血,溅得天空的白云印满了血点子。
 
  溅得山民们心里印满了血点子。
 
  山民们心怀感佩,盖了座“白马将军庙”,
 
  供奉一身传奇的司令和那匹侠骨义胆的白马。

 
  私塾先生刘忠臣
 
  前线来报:国军营长刘奇志战死沙场。私塾先生刘忠臣恸哭失声,打开祠堂,为当年的得意门生搭建灵堂。
 
  1
 
  这当儿,日本人打过来了。村野的胸脯上,
 
  响彻着人们的惶惶呼喊和咚咚逃奔。
 
  乌鸦哇哇叫,一拨一拨,惶惶飞过村野上空。
 
  2
 
  私塾先生刘忠臣浑然不觉似的,
 
  照旧在祠堂里忙他的事情。
 
  奇志啊奇志,你一介孤儿,却是这座祠堂走出去的最有出息的娃儿哪!壮志未酬身先亡,白发人送黑发人,痛哉,痛哉啊!……
 
  细研。慢磨。拊心泣血。俟笔酣墨饱,得丧联两帧。
 
  一帧是——
 
  为国家奋斗,为民族牺牲,男儿死如泰山重;
 
  有天地同仇,有军民敌忾,壮士终斩倭寇还。
 
  一帧是——
 
  抗日经年,余此剩水残山,国家之耻,民族之耻,历史之耻;
 
  湘战数捷,换来忠魂烈骨,邵阳有人,湖南有人,中华有人。
 
  青布长衫的私塾先生刘忠臣一边写啊,写啊,
 
  一边浊泪长流……
 
  3
 
  你的,老先生的,一手好字的干活!
 
  (酷爱中国书法的日本小队长窜进祠堂多时,终于沉不住气了)
 
  你的,不逃的为什么?
 
  为了对得住这件青布长衫,也为了对得住父母给我取的名字。
 
  皇军的,你的不怕?
 
  交战双方都会吊唁阵亡将士。何怕之有!
 
  ……噢!你的,老先生的,赐我墨宝的干活?
 
  私塾先生刘忠臣颇感意外。沉吟间,已一挥而就。
 
  上联:灭尔倭寇。
 
  下联:还我山河。
 
  私塾先生刘忠臣想横了,人生自古谁无死?
 
  4
 
  巴格牙路!日本小队长嚓的一下拔出军刀。
 
  刺耳的子弹声嘎嘎四溅。
 
  私塾先生刘忠臣知道在劫难逃。闭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也不知空白了多长时间,发现脑袋居然还长在自己脖子上!
 
  (只是削去了半边帽子)
 
  一伙日本兵早已不见去向。
 
  5
 
  祠堂的天井上空,天瓦蓝瓦蓝。
 
  一股阳光透下来。是那样耀眼,耀眼得幽暗的祠堂
 
  哗哗哗放光,有点打晃,有点站立不稳的样子。
 
 
  排佬六指
 
  排佬六指一伙人的木排漂到岩泊渡的时候,七、八个日本伤兵用枪截住,搭乘木排去下游方向的双江口。
 
  1
 
  一场透雨,洗得一川河水不要命的绿。
 
  洗得满山杜鹃一个劲的红。
 
  放排人爱唱“放排歌”。六指是唱“放排歌”的好手。
 
  六指唱:河里涨水好放排,脚下朵朵浪花开。哎哟一声声未落,一篙子撑出青天外。
 
  一人唱,众人和。岑寂的河谷平添了纷纷生气。
 
  六指唱:河里涨水好放排,心想情妹会郎来。两人相好不怕远,我是黄毛老鼠爬梁夜夜来。
 
  一人唱,众人和。日本伤兵们也似有所松驰了。
 
  六指唱:河里涨水好放排,山上树多好砍柴,人多好捉浊水鱼,一锅子炖起好痛快。
 
  排佬们听出了话里有话,唱和之间煞是来劲哟喂!
 
  2
 
  行至河面宽敞的深水地段,前头的木排突然打横了。
 
  任河水汤汤,波推浪挤,它一动不动。
 
  前面的不动,后面的木排全乱套了,在河水推挤下东撞西拐,横七斜八。
 
  木排上的日本伤兵乱作一团,枪栓拉得哗哗响。
 
  拉得河谷哗哗响。拉得天空哗哗响。
 
  领头的六指朝伙伴们丢个眼色,大吼一声:“还不下水,把前头的排木搬顺当!”
 
  卟嗵,卟嗵,一个个跳入水中。
 
  跳入水中的排佬们潜出老远老远,没迹没影了。
 
  3
 
  这些,当然是六指的主意。
 
  六指着意选择河宽水深的地段动手。
 
  六指有这手功夫:哪怕是急水滩头,好端端他可以让木排打横,纹丝不动。
 
  他还有本事——让一张张木排好端端拆散。
 
  这当儿,躲在老远处岩石背后的六指,让伙伴们折来柴枝。
 
  柴枝一根根排开,绑扎得紧紧的排木随即一根根散开……
 
  日本伤兵随即一个个翻落水中,
 
  时沉时浮着落水狗的噩梦,落汤鸡的噩梦。
 
  4
 
  金色箭镞一般的阳光下面,
 
  六指一伙排佬的影子,
 
  绷成了一只只捕食的河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