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欧行散记》--第2节 洁净卢森堡

  卢森堡,是我在欧洲旅行中见到的最洁净的城市。
 
  德国、奥地利、瑞士、列土敦支登、比利时、法国都非常的干净,但卢森堡的洁净,则似乎可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我到卢森堡的时候,正是郁金香花盛开的季节,那一束束绽放的郁金香,让我疑心是蜡作的,她凝脂的娇艳,是最洁净的空气的滋养。
 
  像艳美的郁金香由最洁净的空气滋养一样,洁净的卢森堡是由一股平和之气涵养的。你在这座面积不过10平方公里,人口不足10万的城市徜徉时,所见到的人的脚步是那样从容,面色是那样恬淡。从容生活当然有赖于富有的物质条件,更有赖于内心的自信与坚定。平和之气就是从这种从容的生活状态中自然流露出来。
 
  但当你驻足于宪法广场,面对纪念两次世界大战时阵亡将士而耸立的丰碑时,你又会禁不住感慨,这个多事之秋的国家今天的和平,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卢森堡的地理位置在欧洲军事上十分重要。它的东北方有德国、西北方有比利时,西南方有法国,公元3世纪时,一座监视敌情的了望台开始修筑,这是今天的卢森堡最早出现的建筑物,此后经过6个多世纪,公元963年,在这了望台的遗址上,建立了作为军事要塞的城堡,是为今天这座城市的雏型,除了广场、寺院、桥梁、民居外,还有古堡、炮台、暗道。至公元14世纪,卢森堡依附古罗马帝国的势力而强大起来,城区得以迅速的扩展,军事设施更为完善,由于卢森堡地势险要,炮台碉堡异常坚固,易守难攻,被称为“北方的直布罗陀”。时至今日,当硝烟散去,你在这个城市游览,还赫然可见当年的遗踪。
 
  卢森堡的城区,是由贝特鲁斯河的河谷(今天也将它称为大峡谷),分成新旧两部分,胜形全部在旧城区,它傲然屹立于大峡谷的台地之上,三面被阿尔泽特河和其支流贝特鲁斯河谷围绕。用“青山留一发,绿水绕巍城”来概括,是极为准确的。如果你站在台地的边界往下望,你会觉得自立于悬崖之上,如果从对面隔岸相望,你眼中的卢森堡旧城壁立千仞,起伏不止的建筑全都在连绵不断的峭壁之上,而到处是藤蔓缠绕,虬枝婆娑。矮树盘根于红砂石罅之间,苍劲秀逸。大峡谷的雄奇险峻与古城的美仑美奂,相映成一幅绝代佳画。
 
  千仞断谷,无论是地质条件,还是往来交通,对于建城都具有莫大的困拢,何况作为京畿之选,更是有违常理,但这个倔强的民族,不为天公的摆布所屈服,他们在生生不息的奋斗中走到今天,在大峡谷之上,已经横跨大大小小的桥梁90多座,整个城市,桥影绰绰,天险变为坦途,而漫步桥上观景,则成为绝佳的胜处。我在著名的阿尔道夫桥上体验,就感觉一种最强烈的审美冲击。阿尔道夫桥全部用花岗岩石砌成。桥总长度221米,则全由一个跨度84米的大圆拱构成。桥面经百年沧桑,但风采依旧。抬眼望去,大公宫殿方锥体的屋顶和圣母教堂黑色修长的尖塔,成就一幅最圣洁的剪影。而俯桥下看,峡谷间被密密匝匝的灌木和矮树所遮盖,花的芬香和树叶的清新不断送入你的心脾,让你有如幻似梦的感觉。如果远望,在绿树掩映中,则隐约可见临谷而筑的小屋,五颜六色,精致玲珑,又让你仿佛来到一个绿野红尘的世界。
 
  如果你站立在贝特鲁炮台时,面对曾经沧海的防御工事,你会感觉到森然壁垒。炮台是依悬崖而建,硕大笨重的古炮,伸出于各抱地势的炮眼之外。这阵势在那个时代,是足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且这个炮台与大峡谷东北角的贝克炮台形成犄角之势,两相呼应。而两者之间由一条地下通道贯通起来,这条通道全长21公里,穿崖凿石,工程极为浩大,尤其是它采用了罗马式的地下墓窑形式,其间分隔出许多的暗室,隐蔽而坚固。置身其中,有如进了迷宫一般。当年这条通道就驻防有数千的兵力,一旦战事爆发,则可运送弹药粮草,驰援各个炮位,是一道固若金汤,易守难攻的防线,而“北方直布罗陀”也因此得名。
 
  卢森堡虽为小国,但因其所处重要的军事位置。所以历来饱受强权者的觊觎,德国、法国、西班牙、奥地利这些国家,都互相争夺这块宝地,饱受战争威胁的卢森堡人民也曾遭受占领的侮辱。但压迫和反抗是同时并存的。面对强权,卢森堡不屈不挠,据险抵抗。大峡谷断崖上的建城,就是这段血与火抗争史的见证。直至1867年维也纳会议之后,卢森堡成为永远中立国,便再无战事发生,所有要塞设施失去了战略意义,自然日见荒废。
 
  当你从位于旧城中央的吉姆广场往东方向前行,渐近阿尔捷特河畔时,便可见卢森堡城堡的遗址,这个历经沧桑的地方,只有一座残缺不齐方塔,当年的金戈铁马的沙场转而成为坍塌得七零八落的废墟,在一片苍凉的景象中给了这座古城以凤凰涅槃。
 
  一百多年过去,不再有战争的卢森堡涵养了一股平和之气,他们可以从容的面对未来,面对生活,面对自然。当然,以往历史的血污,斑点,垢渍不可以完全的抹去。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人民,知道用最洁净的方式来珍爱他们来之不易的和平,这便是卢森堡之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