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欧行散记》--第1节 异类荷兰

  汽车由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向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进发途中,远处连绵的山影消失了,河汊和湖面越来越多,绿野萋萋,烟水迷茫,牛群不时出没于丰美的草丛中,地平线越来越低,直到水天一色的地方,一座座巨大的四叶风车扑面而来,你会幡然惊醒,哦,已经进入了“风车王国”——荷兰。
 
  荷兰,其实是说英语的人对这个国家的称谓:荷兰人,则称自已的国家为“尼德兰卫”,“尼德兰”是指“低于海平面的土地。”荷兰大部分的国土,都低于海平面,当你在荷兰国土上驰骋时,水平线下的陆地风光,随处可见。尤其是首都阿姆斯特丹,全都有是在海平线以下,就连欧洲航线的重要枢纽之一的斯基浦机场,其跑道就低于海平面4米,全仗着一条大坝挡住北海汹涌的潮水。难怪荷兰人不无自豪的说:上帝造海,荷兰人造地。这话听起来有几分夸张,但当我到了阿姆斯丹后,就真切的感觉此言不虚,经过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填海筑堤,他们从大海里夺来了一寸一寸的土地建造自已的国家,正是这种征服和改造自然的万丈雄心,使荷兰在17世纪创造了黄金盛世,居然从雄霸一时的西班牙的手中,夺取了“海上霸权”,从此荷兰的舰队与商船纵横于五洲四海。荷兰也日益强盛起来。如果说填海造地是荷兰人民奋斗精神的写照。那么,风车无疑是荷兰民族精神的象征。自1408年世界上第一台风车在荷兰诞生,到18世纪,荷兰的风车已多达上万台。但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风车渐告式微,如今荷兰的风车已经不足4千台。但风车作为历史的遗存,无论是精神层面上还是物质层面上,在荷兰人的生活中仍占有主要的地位,1997年,风车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在距阿姆斯特丹5公里处的埃尔斯豪特村,现仍保存有19座建于18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风车。当我在清晨温暖阳光的抚慰下来到这座世界闻名的村落时,巨大的风车赫然入目,难怪当年的唐吉·诃德主仆二人要与这巨大怪物作殊死大战。对荷兰风车的感受,必须亲临现场,才会有清晰的认识。每一个风车就是一个风车塔房,风车的41片长方形的翼板就固定在塔房顶部的风车上,塔房分几层,分别为吃饭、睡觉之用,有的家族在风车的塔房里已经生活240多年。今天,风车已经失去原来灌溉的功用,但它为荷兰的旅游业带来了丰厚的收益。荷兰每一处旅游景点,大大小小的旅游纪念品,宣传画、招贴画、图片、画册都无疑将风车作为标志物。荷兰人对自己祖先的创造保持了极度的珍爱和由衷的敬佩,是绝不做数典忘祖之事。我在风车村参观时,这一点给了我极深刻的印象。
 
  荷兰民族还是一个具有多面性格的民族。它不独是具有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聪明智慧的创新精神。在更多的时候,还可以看到这个民族崇尚自由,无拘无束极其开放的性格。信仰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呼声,就是由荷兰人率先喊出,此后传播于全世界。
 
  荷兰人的不拘形式,不拘常规,最典型的莫过于它们对首都的认同,对于首都这样重要的概念,荷兰人也可以打破常规,容纳“天有二日”。如果说它的首都是阿姆斯特丹,但女王却驻跸海牙,故海牙也有荷兰首都之称。女王只是每年驾幸阿姆斯特丹几次,因为这里还有1955年建成的王宫。
 
  女王喜欢住在海牙,荷兰人也并不强求女王的行为合乎规矩,就遂了女王的心愿。即有阿姆斯特丹这样实际意义上的首都,也有海牙这样精神象征的首都,这在全世界,可能是独一无二的现象。
 
  女王和政府可以这样的率性随意,国民自然便更可“肆无忌惮”,你在阿姆斯特丹游走,随便可看到和听到许多全球独特的现象。
 
  阿姆斯特丹不愧为欧洲自行车之都。为驾者方便,城市道路辟有自然行车专道。你每到一处,都可见年轻人骑着自行车飞驰的身影。但有一奇怪的现象,不能不引起你极度的注意,各处停放的自行车,都挂着大锁,严防被盗。一打听,方知在阿姆斯特丹,偷车不算偷,颇有些类似孔乙己在偷书不算偷的狡辩,而政府的法律政规,也不追究偷自行车的行为。于是,你偷了我的自行车,我再偷人家的自行车骑,大家相互着偷,如同一场游戏。所以,在阿姆斯特丹,如果那辆自行车不上锁,则必偷无疑。被盗者只能自认倒霉,且诉求无门的。即使在道德的层面上,偷者也不受到任何的谴责。
 
  荷兰是个容忍度极大的国家,在许多的问题上,它敢为人先,我行我素。同性恋的问题,已经为各国关注,世界范围内,议论纷起,莫衷一是,尽管未能获得合法的地位,但其人数,仍然有上涨的趋势。荷兰是全世界第一个宣布同性恋者的合法地位的国家。我们在阿姆斯特丹,就看到许多挂着七色彩旗的旅店、商场。七色彩旗是同性恋活动场所的标志。那些场所,则不时见到出双入对的同性恋者的身影。如果遇上我们中国的道学家,则可以大骂伤风败俗,有碍风化。但荷兰人给予了极大的容忍,谁也不把这当回事,白菜萝卜,各取所爱吧。
 
  更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阿姆斯特丹的大街最繁华的地方,竟看到许多荷兰男士当从解裤撒尿。这即不是醉汉,也非精神病患者,而是十分健全的人,当然他们不是随意撒在大街上,而是撒在露天的无遮拦的公共小便处,这种小便处设计颇有些艺术品的意味。它整个一个圆椎体,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每一方向一格小便池,行人需解一时之急时,便背对路人,一撒为快。我们许多同行者面对此情此景,都大为惊诧,先都以为自己的眼睛产生错觉。后来看到那些小便的荷兰人转过头来嘿嘿笑时,才禁不住惊呼起来,荷兰人真的放肆啊!其实事后认真想想,许多事情都无外乎是约定俗成,观念上不同,可以导致行为上的不同。城市中许多人因一时找不到方便处,乱捡乱撒的现象不在少数,许多地下通道,就常年散发着一股股尿臊气味。
 
  我来到阿姆斯特丹的那天,正好是荷兰女王的生日,举国上下都在庆祝女王的诞辰。他们的庆祝方式也极为特别,完全由民众自发组织,举国狂欢。在阿姆斯特丹的街巷,到处是随意抛弃的物件、啤酒瓶、可乐瓶,摔坏的提琴、缺脚的桌椅、撕烂的衣服、散架的自行车等等,一片狼藉。大街上到处是躺着和盘腿而坐的疲倦的人们。这一天,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在我的感觉中,狂欢,总是具有破坏性的,往往容易酿成一些惨剧,是夜,阿姆斯特丹的狂欢进入高潮,到处是热烈奔放的摇滚音乐,到处是扭动着身躯跳着狂舞的年轻人,夜空中,绚烂的烟花将城市装点的五彩缤纷。而这些狂欢的活动,也并没有政府刻意的组织。尤其是令人费解的是,大街小巷几乎很难看到警察。如此这般的群众性的自发活动,没有警察,真难以想象不出现问题。然而,事实上荷兰人的自我节制的能力,也是令人赞叹的。密密匝匝,熙熙攘攘的人群,全都是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在劲舞,啤酒的鼓动下,是保不准会做出许多越轨的事情。打砸、起哄、疯酒。但我亲眼所见,他们在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的时候,都有很强的内敛能力,公共的秩序表面比较混乱,但每个人都将自己规范在一定的范围内,他们以不为害他人,不妨碍公共利益为前提,淋漓尽致的释放自己的热情。当我穿行于这些欢歌劲舞的人群时,热情的阿姆斯特丹的青年会朝你会心一笑,或是一个友好的飞眼,让你顺顺当当的过去。这一点,不得不让我由衷的赞叹。当一个民族能够用理智驾驭热情的时候,这个民族是一个成熟的民族。
 
  当然,也有人说不喜欢荷兰民族的放浪,他们在道德尺度上任意的放宽,也让不少的人难以接受。但这个世界的存在告诉我们,生物的多样性、丰富性构成了我们生活的世界。许多我们所不熟悉,甚至拒绝接受的东西,在这个星球上并不意味着不允许它有立足之地。人类自有共同的审美标准、道德观念、价值观念、伦理观念。这是维系人类发展进步、正义和平的根本。但非共同的东西同样是人类生态平衡所需要的。我在荷兰所看到的,那些在今天,甚至在更长的时间内所无法接受的东西,它泰然存在,并作为荷兰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已经融入了他们的文化之中,润滑着这个国家机器运行的某些部件,化解着社会生活中的其些矛盾,努力地证明着它目前存在的合理性。并且像谜一样的展现在外人的眼前。但只要我们用平和、宽容的心态看世界,你在荷兰的旅行,才不会显得一惊一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